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一念永恒 > 第281章 血溪宗,給我回去!

第281章 血溪宗,給我回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旱炎真人的反應,可算極快,在這樣的局面下,他傳遍戰場的一句話,立刻逆轉了之前因白小純的出現,從而造成的不利局面。

    更是倒打一耙,給了一個血溪宗更為瘋狂的理由。

    三大血子雙眼一閃,宋缺等人一樣目光一亮,還有更多的血溪宗修士,全部如此,甚至還有血擘中的三人,以及幾個太上長老,也都毫不遲疑的飛出,直奔白小純。

    “一派胡言!”靈溪宗一代老祖,聞言冷笑,聲音一樣回蕩八方。

    “白小純是我靈溪宗天脈弟子,只不過小純年幼,才會被你們的妖法蠱惑,如今在老夫面前,你等居然還敢來直接明搶,來人,保護小純回山,等老夫親自為其驅散血溪宗妖法!”一代老祖話語一出,立刻靈溪宗眾人,紛紛震動,李青候更是速度飛快,剎那直奔白小純。

    一樣有傳承序列臨近,太上長老來臨,與血溪宗眾人一起,在這殺氣騰騰下,彼此驟然轟擊到了一起,都要去搶奪白小純!

    這一刻,白小純再次成為了這場戰爭的焦點,或許這個焦點,對于靈溪宗與血溪宗的意志而言,并非那么無比的重要,可決不能放任不理。

    血溪宗要搶走夜葬,化解不利的局面,而靈溪宗要奪回白小純,將對血溪宗不利的局面,進行更多的撕裂。

    轟鳴之聲,瞬間充斥天地之間,戰爭,驟然中爆發起來。

    天空上,幾位老祖相繼出手,半空中,傳承序列與血擘,雙方的太上長老,紛紛出手,術法與法寶之光,染了蒼穹。

    血溪宗的不化骨,嘶吼而出,還有諸多的煉尸,一個個似能飛天遁地,所過之處,尸氣滔天,甚至在里面,白小純還看到了自己的煉尸,雖按照白小純的意志,沒有出手,但是相對于那漫天的煉尸而言,一具煉尸,實在是滄海一粟。

    還有近乎無窮的魔頭,也在這一刻發出森森的笑聲,從血溪宗內以席卷一切的氣勢,呼嘯而來。

    更有一道道血劍形成,白小純身為血子,可以壓制中峰,但是中峰曾經的歷代血子,有不少成為了血擘,盡管在操控上因不再是血子,所以不如這一代的血子白小純,可集合眾人之力,更有老祖意志,一樣可以壓制白小純的血子身份,使得中峰修士,依舊能戰。

    轟鳴之聲,驚天動地,少澤峰的體修,同樣爆發,紛紛飛出時,氣勢驚人。

    靈溪宗的陣法巨人,此刻咆哮中沖出,上官天佑在一具巨人里,殺意彌漫,鬼牙,公孫云,北寒烈,徐嵩,還有周心琪,全部都沖向血溪宗。

    更有北岸的無數戰獸,紛紛怒吼,聲音回蕩四方,飛出時仿佛形成了獸潮,讓人觸目驚心的同時,天角墨龍咆哮,一口噴出如瀑布般的黑色火焰,將半空天空,化作火海。

    地面上,更多的靈溪宗的那些陣法巨人,一個個嘶吼走出,與血溪宗的大軍,直接接觸,更有雙方的戰爭寶物,也在這一刻蓄勢足夠,即將轟鳴而出。

    還有在更高的蒼穹上,靈溪宗的白色太陽,與血溪宗的稻草人,也都散發出了驚人的波動。

    白小純目露苦澀,他看著雙方的開戰,看著自己哪怕露出了血子的身份,也依舊無法阻止戰爭的繼續,看著自己熟悉的人,在相互廝殺,那種感覺,讓他的心似被撕開。

    “為什么一定要戰爭明明可以不戰的,是因為我的實力不夠么所以我說的話,沒有人會選擇相信。”白小純喃喃,看著眼前這一切,他已然明悟,在沒有絕對的實力的情況下,他雖對于兩宗較重要,可卻絕沒有重要到能影響這場生死大戰的程度。

    而他,也將親眼看到,這兩大宗門內,有一個宗門,被對方完全滅去,也一定會看到自己熟悉的人,被另一位熟悉的人斬殺。

    “我說了,不允許你們繼續戰下去!”白小純顫抖,此刻他已沒有了回頭路,他也不需要回頭路,整個人修為爆發之下,驟然飛出,再次的出現在了兩宗開戰的戰場正中間!

    他的聲音,化作天雷,轟轟的擴散四方,有一部分人遲疑,可更多的人,卻沒有理會,宋缺更是冷笑,心底譏諷。

    神算子也好,賈烈也好,此刻已從方才的震撼中恢復過來,眼看宗門集合血擘之力,抹去了白小純的血子威壓,他們目光閃動,各種心思,驟然而起。

    唯獨宋君婉沉默,沒有出手,只是目中的悲傷,因淚水的停住而愈發濃郁。

    “你們有沒有聽到,我說不允許你們繼續開戰!!”白小純大吼,袖子一甩,阻止了身邊兩撥人的廝殺,聲音帶著尖厲,更有一絲瘋狂。

    他的眼睛,已赤紅一片,只是就算如此,也還是仿佛扔入水潭內的一粒小石子,雖激蕩出了一部分漣漪,可卻無法撼動整個水面。

    “葬兒,休要胡鬧,你既身份敏感,速速離開戰場,就不要參與進來了,這場戰爭,你左右不了的。”宋家老祖輕嘆,開口時,與鐵木真人的交戰,更為狂暴。

    “小純,血溪宗既執意要戰,你多說無用,你的心意,老夫明白,你快回落陳山脈去,不要參與進來了。”靈溪宗一代老祖,心底也在一嘆,開口時,與血溪宗那位始終沉默的始祖,交手范圍更大,甚至已彼此動用了法寶。

    巨響滔天,層層波紋擴散時,白小純身體顫抖,看著四周無數的廝殺,右手緩緩抬起,他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對血溪宗而言,將是一次巨大的傷害,他的腦海里浮現自己在血溪宗的一幕幕,可他沒有辦法。

    白小純的目光慢慢露出堅定,仰天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嘶吼咆哮。

    這咆哮,蘊含了他的全部修為波動,蘊含了不死長生功的強悍,更蘊含了白小純如今到了極致的瘋狂。

    他身上的血氣,更是在這一刻,滔天爆發,轟轟中,形成了一道血色的氣柱,直接沖天時,白小純的聲音,似乎包含了無上的威嚴,驟然回蕩。

    “血溪宗,給我回去!!”白小純話語傳出的瞬間,他的右手,向著血溪宗,驀然一按。

    這一按之下,天地轟鳴,他身上的血色光柱,驟然間直接膨脹了數十上百倍,巨響驚天動地,在這不斷地擴散下,眨眼間,就成為了這戰場上的唯一!!

    蒼穹轟動,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血色漩渦,這漩渦轟隆隆的旋轉下,竟化作了一只龐大無比,難以形容的血色巨手,這巨手取代了天空,在出現的瞬間,做出了與白小純一樣的動作,向著血溪宗眾人,猛的一按!

    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嚴,立刻從這巨大的血色手臂上,直接顯露壓迫而去。

    此刻很多人注意到了天空上這只大手,血溪宗的幾個老祖,在看到這大手后,包括那位始終沉默的血溪宗始祖,也都面色剎那間,完全劇變。

    隨著大手的按下,頃刻間,血溪宗內少澤峰的所有修士,身體都猛的一顫,一個個神色蒼白,露出駭然,他們立刻就發現,自己體內修行的功法,居然紊亂,竟形成了某種從未聽說過的封印,對自己進行鎮壓!

    眨眼間,整個少澤峰的修士,他們的戰力,居然被生生的鎮壓了一半下去!!

    不但少澤峰如此,尸峰,中峰,無名峰,整個血溪宗內所有人,全部驚呼,全部失聲,全部駭然。

    “這是怎么回事”

    “我的修為不穩!!”

    “怎么可能,這修為居然被封印!!”

    陣陣驚呼傳遍戰場,不但是修士如此,那些煉尸,魔頭,血劍,都在這一刻,齊齊被鎮壓,紛紛發出恐懼的尖叫,甚至就連天空的血云,也都一下子黯淡了一半,地面的血海,同樣枯萎了一半。

    哪怕天空上的血溪宗幾位老祖,也都紛紛心神轟鳴,他們駭然的發現,就算是自己,竟也一樣在這一刻,修為被壓制下來。

    似乎,這是本源的壓制,這是不可抗的鎮壓!

    一切依靠血祖身軀修行的修士,都無法避免的劫咒!!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