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八百四十八章 路漫漫

第八百四十八章 路漫漫

 熱門推薦: 一念永恒道門法則仙逆大劫主誅仙仙宮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厲兄,你拿這獸核干什么?此物又不能煉化靈力,且也沒什么煉器價值吧。”石穿空見狀,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先看一下再說。”韓立笑了笑,將之拋給石穿空,說道。

    石穿空接在手中,仔細打量了片刻后,臉上閃過一絲意外之色。

    “這獸核當中,竟然蘊含有如此之強的血肉氣息,尋常之人若是服下,多半能夠增強肉身之力吧。”石穿空開口說道。

    “不錯。這方天地雖然靈氣禁絕,魔氣不生,但是終究還是有自己的天地規矩。”韓立點了點,說道。

    “這些異獸只怕也是因為這樣環境的關系,肉身軀體才會變得如此強悍吧。”石穿空深以為是的說道。

    “身處此地的那些遺民,經過這么多年的適應,自然會知道這些獸核的作用,或許會將這種獸核收集起來,作為一種修煉肉身的資源。我們初臨此地,遇上便順便收集一些,或許以后有什么用也說不定。”韓立如此說道。

    “還是厲兄想的周到。不過此地畢竟荒廢了這么許久,也不知當初那些人被放逐此地那么久后,如今會是什么樣子。”石穿空點頭道。

    “圣域與仙域相比,各族在肉身上更有天賦,本就崇尚肉身修煉之道。被放逐之人到了此地,一身修為無法動用,若要活下去,多半會專注于肉身的修煉吧。”韓立若有所思的說道。

    說罷,他心中忽然一動,雙眸一亮,神識之力朝著四面八方探查開來。

    這一試之下,他便發現,自己的神識之力在此雖然尚能使用,但是卻同樣受到了這股天地間無形力量的壓制,范圍被縮小到了百里之內的樣子。

    查看片刻之后,他忽然伸手從自己懷中,摸出來一張折疊起來的獸皮,打開之后,里面描繪的一張地圖便顯露了出來。

    石穿空和蟹道人見狀,也都湊了過來,查看了起來。

    “方才我用神識之力探查了一下四周,跟這圖上對照了一下,似乎是在這片區域。”韓立指了指圖上邊緣區域的一片零星分布的群島,說道。

    “灰鱗島群……看樣子也是一處偏遠所在。”蟹道人如此說道。

    這時,他的心湖之中,突然想起韓立的聲音,“怎么樣,蟹道友,到了這積鱗空境之中,可曾想起來什么?”

    “心中隱約是有一些感應,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距離太遠的緣故,這感應十分之模糊,也不知是好是壞。”蟹道人傳音回道。

    “看來此地多半與你失去的記憶有些關系。那你的感應可有方向?”韓立傳音問道。

    “根據地圖上所示,大致方向應該在地圖所示的中央地帶,但具體的話還無法確認。”蟹道人想了想后,回道。

    “目前紫靈身在何方還不知道,就先以此為方向吧。那些遺民若是存續至今,多半也會聚集于中央地帶。”韓立傳音道。

    “厲道友,此方天地禁絕靈氣,我雖有仙元石作為內在動力,也只能如你們一般,施展些普通攻擊,一身雷法卻是施展不出來半分。一旦仙元石內仙靈力耗盡,便要陷入沉睡了。”蟹道人忽然開口說道。

    “果然如我所料,連你也一樣,會受到此方天地規則壓制。接下來,不論發生什么情況,你都盡可能不要參與戰斗,避免仙靈力的消耗。無法使用儲物戒,我身上也只帶了數枚中品仙元石。”韓立說道。

    “也只能如此了,有這些仙元石的話,足以支撐我在此地活動一段時間了。”蟹道人點點頭道。

    “注意!有什么東西來了……”就在這時,韓立神色忽然微微一變,開口喝道。

    蟹道人和石穿空聞言,神色皆是一緊。

    “沙沙沙……”

    很快就有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

    三人舉目朝四周望去,就見前方遠處的地面上,不知何時浮現出來了一道白線,正一點一點地朝著他們這邊推進過來。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白線逐漸加寬,開始覆蓋了整個大地。

    “這是什么鬼東西,數量那么多!”石穿空喃喃了一聲道。

    韓立沒有說話,凝神望去,就發現那道黑線上面的,竟然一只只拳頭大小的白色螃蟹,密密麻麻的簇擁在一起,爭先恐后地爬向了那頭巨蜥的尸骸。

    這些螃蟹單獨拿出來一只,小巧玲瓏,模樣看起來還都挺討人喜歡,可當這成千上萬只匯集在了一起,場面就實在有些滲人了。

    只見密集的螃蟹爬到巨蜥身上,很快就像一張白色毯子,將之包裹了起來。

    其中一些螃蟹,還順著巨蜥頭顱上的窟窿,紛紛鉆入了它的體內。

    不過十數息后,令韓立幾人都感到有些驚訝的一幕出現了。

    螃蟹大軍如潮水一般,從巨蜥尸體上翻涌而過,方才還鱗甲覆蓋血肉完備的巨蜥,此刻竟然只剩下了一副白森森的骨架,上面干凈無比,就連一點筋膜肉絲都沒留下。

    若非骨架下方的土地上,還滲透著大量黃褐色的血跡,韓立他們甚至會以為這骨架是早就置于此地,已風干了不知多少歲月后才形成的。

    石穿空神色凝重無比,下意識的身形一躍,就欲飛入高空,結果才剛一躍起,他就在空間重壓之下,重新落回了地面。

    顯然,對于沒辦法使用仙靈力和魔氣一事,他也還沒能適應過來。

    “石道友不必驚慌,這些白甲蟹似乎只是食腐的,不會威脅到我們。”蟹道人忽然開口說道。

    石穿空聞言望去,就見那些白色螃蟹,果然紛紛從他們三人的腳邊繞了開來,全都涌向了那頭蚰蜒尸體。

    同樣不過十數息時間,那頭蚰蜒也就被蠶食一空,淪為了一灘亂骨。

    “蟹道友,你怎的還能認出這些是白甲蟹?”石穿空驚訝之余,還有些疑惑道。

    “只是瞧著像,隨口說的。”蟹道人聞言一滯,不置可否的說道。

    石穿空翻了翻白眼,一陣無語。

    “走吧,此處不是逗留之處,我們先行趕路,看看能不能遇到這里殘存的囚徒遺民,打探一下是否有紫靈的消息。”韓立開口說道。

    石穿空聞言,正想開口,一看到韓立臉上隱隱浮現的擔憂之色,不禁輕嘆了一口氣,勸慰道:“厲兄,你也不用太過擔憂,紫靈道友是如你一般,從失落界面飛升上來的修士,這本身就是一種實力的證明。即使流落在這積鱗空境,也一樣不會有事的。”

    “多謝石道友,此番還是多虧了你,否則我恐怕想要進入這里,都要頗廢一番功夫了。”韓立聞言,點了點頭,眼中擔憂之色卻是沒有消減多少。

    “和我不必如此客氣了,真要算起來,我這條命都是你救的!話說回來,就是當初在灰界情況那般危機之時,我也不曾見過你這種神情,看來那位紫靈道友對你來說,是真的萬分重要了。罷了罷了,我看也就不必歇息了,咱們這就趕路。”石穿空擺擺手,嘆息了一聲說道。

    “時間上的確需要抓緊。如今啼魂還在我的洞天竹樓之內沉睡不醒,雖然事先放置了許多紫陽暖玉,也安排了傀儡照顧,可我只要在這積鱗空境中,就無法進入洞天,一旦拖得時間太久,出了變故可就麻煩了。”韓立眉頭緊蹙道。

    “厲兄,越是如此,你就越要凝神靜心,這積鱗空境不比別處,你雖有諸多神通,在這里面卻大都無法施用,所以接下來的路途,還得更加謹慎些才是。”石穿空正色說道。

    “走吧,我們繼續趕路。”韓立神色一凝,不再多想,點了點頭,說道。

    說罷,三人便找尋好了方向,開始繼續趕路。

    翻過了附近的那道山梁,前面出現了一片略微傾斜向下的平原地帶,地勢還算平坦,一直延伸出去有數百里的樣子。

    只是目之所及之處,大地之上遍布著一道道觸目驚心的龜裂痕跡,滿眼望去看不到半點綠色植被,有風過處時便有一陣沙塵揚起,但很快又會在空間壓力之下落回地面。

    韓立三人從山梁上走下來,沿著這一片好似干裂河床一樣的大地前行,在地面上留下了三串長長的腳印,一直延伸向了島嶼邊緣。

    他們三人雖然無法飛行,但腳程卻并不慢。

    這一路上雖然也時而能看到了一些奇形怪狀的鱗甲異獸,但卻沒有再遭到主動襲擊,為了趕路,韓立三人也沒有主動招惹。

    如此到了傍晚日落時分,三人就已經來到了這座島嶼邊緣。

    此刻,太陽已經落下大半,僅剩的半輪紅日從地平線上射來的余暉,傾灑下來,將整片大地都染成了橘紅之色,那片平原之上開始響起了陣陣異獸嘶鳴之聲,大大小小,此起彼伏。

    韓立回身望了一眼遠處的平原,又眉頭緊皺著望向前方。

    只見這島嶼邊緣之外,地面上有一層朦朧黑霧彌漫,如湖上煙波一樣蔓延開來,將他們所處的這座島嶼,與相鄰的另一座島嶼阻隔了開來。

    愛尚手機閱讀地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