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真五行大陸 > 第1090章 血戰(六)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方子軒徹底倒下之后,剛才那些重新加入青云門和飛花門的人之中有人感到后悔了,難怪秦鵬和海大富剛才似乎那么自信的樣子,原來他們在武王這個層次上的實力遠超青云門和飛花門,沒看到馮前仁他們八人都被秦鵬等人壓著來打么?尤其是蘇想容和姬芊芊,她們兩人看樣子也堅持不了多久了。至于說在地上的這些人,現在雙方大致上算是平手,可這又如何?哪怕現在是青云門和飛花門的人占了一些優勢也是枉然,等馮前仁他們八人敗下陣來的時候,自己這些人大概也就要完蛋了,除非投降。

    而那些沒有再次叛變的青云門和飛花門之人則是暗自松了一口氣,看來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地幽門和潮海門的人愈戰愈勇,反觀青云門和飛花門,他們之間開始有一絲淡淡的悲觀情緒在蔓延,因為有些人看到蘇想容和姬芊芊真的快要敗下陣來了,尤其是姬芊芊。趙文杰還會對蘇想容手下留情,而胡祿為則是不然,因此蘇想容雖然身上受了一點傷,但是都不算很嚴重,而姬芊芊則是傷痕累累,鮮血不斷地從她身上滴落到地上。而等蘇想容和姬芊芊敗下陣來后,估計其他人也堅持不了多久了。以一對一尚且不敵,何況等會還要以一對二甚至對三?

    王長老,你怎么還不出來啊。梅梓淼等人雖然心急如焚,但是她們也沒有一絲的辦法。這時候,梅梓淼和宋明珠等人不禁后悔了,后悔當初怎么不早點突破武王境界,那樣的話當前局面估計會好很多,至少姬芊芊他們的壓力沒這么大。

    在遠處,一群人正看著場上的情況。

    原本他們以為青云門和飛花門能堅持下來的,可看到現在,他們知道大事不妙了。

    “老家伙們,看來我們要出手了。”其中一人道。

    “是啊,本以為能安安靜靜地過完這幾年的,但是沒想到遇到這事。哎,算了,就讓我們這群老家伙為宗門盡最后一點力量吧。”某人道。

    “別廢話了,上吧。”一個紅衣老者一臉不耐煩道。

    “你這老家伙,都一只腳踏入棺材了還這么急性子。”

    “哼。”紅衣老者冷哼一聲,然后第一個沖了出去,而與此同時,他手上多出了一根靈棍。

    緊接著,其他人也紛紛拿出靈兵向前沖去。

    那些正在交戰的人看到突然沖出來一群人,不禁一驚,可是很快就恢復鎮定了,因為這群人居然無一例外都是些白發蒼蒼的老者。

    一些青云門長老認出了他們,然后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哀傷。因為他們都是青空峰的人。

    在青空峰住的都是些什么人?他們很清楚。本來他們是可以安度余生的,可現在自己等人不爭氣,以至于要他們出手相助,而這個出手相處的代價是死亡!本來這些人就沒幾年壽命了,現在全力出手的話,那等他們靈氣耗盡的時候,就是他們死亡之時了。

    很快,其他人,包括青云門弟子在內的全部人都知道他們的身份了。哪個宗門沒像這群老者一樣的人呢?飛花門有,地幽門和潮海門同樣有,他們都是一群因為沒能領悟法則而等死的人。

    飛花門之人也忍不住涌起一絲哀傷,甚至一些地幽門和潮海門的人也輕輕嘆息了一聲,但是,這并不代表他們會對這些人手下留情。面對這樣一群不要命的人,你還手下留情的話,那跟自殺沒什么區別。

    這群老者的聲勢看上去很浩大,可在很多人眼里不過是外強中干罷了,即便地幽門和潮海門的人不殺死他們,他們也很快會因為靈氣耗盡而死的。

    馮前仁和呂有為他們自然也留意到了這群老者,然后馮前仁和呂有為很是自責,自責自己為什么如此沒用,如果自己的實力再強一些,那還用得這群人前來送死么?沒出,這些人以前的實力確實是很強,但是已經垂暮的他們不剩多少實力了。

    流星。

    這些老者的這個行為就好像流星一樣,雖然璀璨,但是轉瞬即逝。

    “師父。”一些青云門弟子忍不住雙眼流淚,因為那個曾經教導過他們的師父就在其中。

    “哈哈,臭小子,沒想到最后了還能跟你一起聯手抗敵。打起精神,別讓地幽門和潮海門這群小兔崽子們小瞧我們青云門的人。”

    “小丫頭,別忘了我最喜歡的靈酒,等這事完了,記得拿一百幾十壇來給我。”

    “小丫頭,如果錦繡坊出了新款的衣服,記得都買來給我。”

    “呸,你這老太婆,都這年紀了還這么臭美。”

    “呸,你這死酒鬼,還一百幾十壇靈酒,小心撐死你。”

    聽著這些老者還一如平常那樣在互相笑罵著,仿佛現在不是青云門的生死關頭似的。很多青云門弟子都忍不住流出了眼淚。

    方子軒雖然全身不能動彈地躺在地上,但是他的耳朵沒有聾。

    我恨啊!方子軒不禁暗自自責,如果自己當初趁著暴侯丹的藥力沒消失之前就繼續出手的話,那沒準自己這邊就能占據上風了,即便最后未能占據上風,可也不至于像現在這樣全面被壓著來打啊。那樣的話,還用的著這些青云門的前輩出來送死么?我恨啊!

    只是這世上沒有后悔藥。方子軒的自責沒有一絲的作用。他的傷勢不會因為自責而痊愈,而那些老者也不會因為他的自責而活下來。

    “哼,你們這些老不死的,不在家里好好呆著,居然出來送死。好,我成全你們。”一些地幽門和潮海門的人冷笑道。

    有些地幽門和潮海門的人會稍微同情一下這些送死的老者,可另外一些人卻不然。

    一個地幽門弟子一劍對著一個青云門老者的心臟刺去。

    這個老者似乎準備閃避,但是,他突然一笑,然后身形不退反進。

    這個地幽門弟子的靈劍就正正刺入了他的心臟之中,緊接著,這個老者的靈劍也刺入了這個地幽門弟子的胸膛之中。

    幸虧這個地幽門弟子的反應不算慢,而老者的速度也不算特別快,所以本來瞄準他心臟的一劍就刺偏了。

    這個地幽門弟子冷哼一聲,在抽出靈劍之后轉手一削,老者那顆白發蒼蒼的頭顱就凌空飛起,然后滾落在了地上。

    “師父。”看著滾落在自己身邊的這顆熟悉的頭顱,一個青云門弟子頓時雙眼通紅:“我跟你拼了。”

    說著,他不顧一切地向著這個地幽門弟子瘋狂進攻,完全沒有一點的防御。

    他身邊的那幾個青云門弟子雖然也很傷心,但是他們并沒有跟著一起瘋狂,因為那樣自己這邊會敗得更快。于是,他們或攻或守,讓敵對的那些地幽門弟子沒有一絲可乘之機。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