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請開始表演 > 第一百六十章 藥藥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而且就崛起,做成了財閥,也得腦子清醒。

    初代李有三個兒子,除了次子實在扶不上墻,當初當過太子的李老大又被莫名其妙的割出去了。

    割出了個CJ。

    留下李老三掌控三興。

    但偏偏,李老大這個棄子,卻手握著三興當初起家的本業。

    三興的本業是啥?

    搗騰糧食,從華國搗騰糧食。

    就算CJ現在成了棒國娛樂圈的巨無霸,這份本業,也從來沒拋下過。

    畢竟,就算時局再亂,人也得吃飯。

    原時空里,在那場鬧劇似的兄弟撕逼戰之后,李老大甚至把自己掛在了華國,狠人。

    而李老大的兒女,就重點在傳媒方向上發力。

    不撕不分,李家是沒法擁有完整發聲管道的。

    種種律法,限制著呢。

    忠央日報、東洋放送...都是走過的彎路。

    甚至NAVER這種第一搜索,明明是從三興的員工項目里孵化出來的,要想做大,也得立刻獨立出去,再用各種條條框框套上。

    財閥...所以南方一直寧可跟財閥們走些清清楚楚的交情往來以圖些小方便,也不愿意去接觸那妖風更大的角落。

    犯不上。

    。。。。。。。。。。。。

    金土匪眼睛瞇了瞇,瞬間又哭成個瓊瑤娘,捂著小臉,肩膀還一抽一抽的:

    “說到底,你就是沒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555~~是啊,我年紀大了,人老珠黃了,你現在有那么青春的小水晶作陪,又哪里還需要顧及我的心情和感受...5555~~沒關系,不幫就不幫吧~555~~就等哪天,我看著那個姓宋的女人在面前趾高氣昂好了...反正我這歲數,就是被活活氣死也不算夭折了~5555~~”

    “瞎說什么呢?”南方失笑,又湊到她粉腮上去嘴了一口:“你可是天下無雙的金漂亮啊,不管跟誰比都屬于犯規了好咩?”

    “55555~~”金土匪只是繼續作。

    “啊~”南方回頭看了看案板,抬眉:“金漂亮?小寶貝?...幫我看下鍋好不好?剛才少拿了份藥材,我去貯藏室取下,馬上回來。”

    小寶貝?...金土匪耳朵突然有點燙,心情也甜了。

    顫巍巍的放下雙手,她先幽怨的瞥了南方一眼,又去瞧那咕嘟著砂鍋:“里面...到底是煮的什么藥啊?”

    “嘿嘿嘿嘿~”南方下意識的壞笑,又搖頭贊嘆:“這可是男人的寶物啊,跟你講,只要喝了,那絕對是龍精虎猛,卿比金堅!”

    “...為?”金土匪裝委屈都忘了,皺眉:“你...什么時候需要這種東西了?...呀!這幾天,你不會是又偷偷跑去哪兒荒唐了吧?!”

    “什么啊?”南方邊轉身往外走,邊擺手笑:“我這幾天的拍攝進度你不知道?收工了還得跟小水晶約會呢,她家有宵禁的好咩?...這藥是替...一個老兄弟準備的。麻煩幫我看著點兒哈~我去去就回~”

    他倒是大步流星的走開了。

    可廚房里,金土匪卻對著那砂鍋開始起心思:

    聽起來...這就是給男人吃的催情藥啊?

    嘖嘖嘖...那只騷貨最可惡的是什么?...騷又騷得很,真來又不肯~

    每次還得我金漂亮出COS才能就范!

    ...雖說有情趣吧...但還是想看看他化身泰迪男的樣子呢。

    如果他吃了這藥...應該就會非常想要吧?...那...會主動哀求么?...那不就意味著,可以好好誘惑他、拿捏他了?...嘻嘻嘻嘻~~~

    。。。。。。。。。。。。。。。。

    不過三四分鐘,南方就興沖沖的趕回來了。

    瞧著砂鍋還在妥妥的咕嘟,他就沖金土匪笑出一口白牙:“謝謝了哈,很快的,等我把剩下的藥材也放進去,再熬最多半小時就成了。”

    金土匪雙手背在身后,只是輕嗯了一聲,淡定,木有破綻。

    直到眼看著南方將最后一份藥材也切好稱好,并著其它的材料一起倒入鍋中蓋上蓋子,金土匪才悄咪咪的有了動作。

    無聲無息的摸出個杯子,將里面涼的差不多的一杯底藥汁含進嘴里。

    然后,杯子一放,噔噔蹬助跑了兩步,蹦!

    南方也是完全意外,從認識到現在,可沒見過金土匪這么活潑的一面啊。

    聽到動靜,他轉頭下意識的接抱住那只飛天小娘皮,金土匪也牢牢的掛在他脖子上,還撅著紅唇往前湊。

    ...原來,是要親親咩?...南方失笑。

    得,人家金大姐難得賣萌一次,這個面子咱必須給。

    “嘖嘖...唔?...唔?!!!!!”

    等騷貨發現小娘埋下的伏兵,已經有點晚了,竟然已下意識的吞進了肚子。

    只能靠著嘴里殘留的一抹微苦,來分析藥性...這...

    “哼哼哼~~~”金土匪面頰微紅,得意洋洋的松開雙手,落回地面上。

    “是我之前鍋子的熬的藥?!”南方惶恐,太好猜了。

    “對啊~”金土匪倒坑了騷貨一把,成就感不要太大,眉眼里都是開心,還不忘舔舔嘴唇。

    “我...”南方身子晃了晃:“怒那!你是想要搞出人命咩?”

    “為?要什么命啊?”金土匪一愣:“你不說是給老兄弟準備的么?這藥既然年紀大的都能吃,你的身體肯定也沒問題吧?”

    首大的腦子,怎么可能笨。

    “呼~~”南方痛苦撓頭:“可罐子里之前熬的是主藥啊,后面的用來中和溫補的輔材還沒放進去呢!...那,那是虎狼之藥!”

    “虎狼之...藥?!”金土匪終于笑不起來了:“那你吃了會有什么危險?...真的會危及生命?!...南方啊,你別嚇我,咱們現在就去醫院好不好?!...咱們現在就去!對不起對不起,5555~我真不是故意的~”

    見她臉色都徹底變了,南方也是又好氣又好笑:“是會有生命危險...但有危險的不是我...而是...你啊~”

    “...唉?!”金土匪身子僵了僵。

    但很快,她就聽明白話里面的意思了。

    而且,還有慘烈的記憶,在腦海里浮現起來。

    記吃不記打啊~

    稍微荒了一陣,她好像就把當初圍攻光明頂的可怕畫面給忘干凈了。

    加上她,整整五個準備充分的姐妹啊,最后都差點氣息奄奄了。

    換做平時,倒還不怕,因為知道他手段高妙又知情識趣,能精準做到管好管飽。

    可待會兒那什么虎狼之藥的藥勁兒上來,他要真失去理智了,怎么辦?

    ...那自己...可能真的會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