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法師艾倫 > 第七十九章 丹尼爾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當艾倫幾人見到杰斯時,杰斯才剛剛洗去一身的疲憊。

    “父親,你一路順利吧。”

    見到自己的女兒,杰斯滿臉笑容:“順利,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現在就算我長期居住在休斯村,也能繼續處理商行的一切。”

    “那就好,可這里我覺得還是有些危險,要不你跟我們一起住進迷霧森林里吧?”

    “沒關系,我在外面還能處理商行的事情,要是住進迷霧森林,那消息傳遞起來就很麻煩了。而且我在外面好好經營這里,還能讓休斯村成為迷霧森林的第一道防線。”杰斯笑呵呵地回道。

    “好吧,那如果一有危險你就要向迷霧森林跑,明白嗎!”

    “知道了,我又不傻。”

    “另外艾倫他還有件事要請你幫忙。”

    “哦?艾倫大人,您有什么事?”

    聽女兒這么說,杰斯有些好奇的看向艾倫。

    艾倫還沒說話,安娜便搶先道:“父親,跟你說了多少次,不用老稱呼艾倫為大人,聽得我真別扭。”

    “是啊,杰斯先生,我們都這么熟了,你也幫了我許多忙。直接叫我艾倫就行了,別老是叫大人和用尊稱,我聽著也有些別扭。”

    艾倫和安娜的話,讓杰斯好像想到了什么,頓時面色有些怪異地看著兩人,道:“那好吧,我聽你們的。”

    杰斯的表情讓安娜和艾倫更加別扭,而多恩則在一旁偷笑。

    有些尷尬的艾倫直接轉化話題,道:“杰斯先生,這次我們來是想讓你幫我們收集一些孤兒,還有就是購買許多物品。”

    “收集孤兒?”想到許多法師的怪癖,杰斯有些為難地說:“不知艾倫你需要孤兒干什么?”

    對自己父親極為了解的安娜,見杰斯的表情就知道杰斯想偏了,連忙把幾人這段時間商量出來的計劃說給杰斯聽。

    杰斯聽完,本來緩和下來的臉色又糾結起來。

    “你們想建立一個培養法師的學院?”

    見艾倫幾人點頭,杰斯又道:“可是光以孤兒為根基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怎么不合適?”艾倫疑惑道。

    “你們可能不了解,北封省這長年無戰事,首先孤兒不多,而且什么人群中都有好壞之分,如果單單只找孤兒,不考慮品格好壞。要是一些性格惡劣的孩子被培養成法師,長大后是否會成為一個禍害?”

    杰斯的話,讓三人面露思索。

    想想看,杰斯的說法不無道理,如果他們真得不考慮人品有教無類的話,要是一些性格扭曲的孩子被培養成法師,哪怕是有著魔鬼族契約的約束,最后這些孩子是好是壞,可真說不準。

    更何況現在有契約來幫忙約束,是不是孤兒貌似也不要緊了。

    “那怎么辦?我們不可能大面積考察那些孩子的品格吧,這樣影響會不會太大?”多恩問道。

    “這樣吧,要是你們相信我,這件事就交給我吧,我一定給你們找一批心性、為人都過關的孩子。”

    對于杰斯,艾倫肯定是相信的。他可不是一個疑神疑鬼的人,如果連相交多年,多次幫助自己的杰斯也不相信,那艾倫也就不是艾倫了。

    “杰斯先生我當然相信,既然這樣那這件事就拜托你了。”

    “那這批孩子你們需要多少人呢?”艾倫的信任,讓了解其中利害關系的杰斯露出善意的笑容。

    多少人?這是個好問題。

    按照艾倫三人的想法,這第一批學生不僅是測試學院計劃有效性的依據,也將是未來學院發展的重要基石。

    所以這批的人數不用太多,三人稍稍商量后,向杰斯給出了“40左右”這個答案。

    “那對這批孩子,除了心性和為人,你們還有什么具體要求?”

    “第一,精神力要過關,這個我們有測試方式,稍后再說。第二,年紀在10到15歲之間,如果有個別天賦極高的可以破例。第三,最好是沒有太多的牽掛,因為我們現在處于黑暗荊棘會的通緝下,對外界越少接觸,越不容易被發現。”艾倫回道。

    隨后,艾倫把水晶球的使用方式教給了杰斯,當然艾倫對這些孩子的精神力要求,可不僅僅只是能點亮水晶球這么簡單。

    如今可以大范圍的找尋,那至少也要達到安娜的程度才符合要求,畢竟教導一個天賦高的孩子,遠比教導天賦低的孩子效率高。

    生源的問題解決了,接下來就是如何教學的問題。

    從杰斯那離開,幾人回到了休斯村中的住所。

    剛一坐下,多恩便問:“艾倫,這如何教學你想好了沒?”

    心中早有籌劃的艾倫,說出了腦海中的想法:“我們創辦的這個學院因為能做老師的人有限,所以我打算把教學方式定為——以教為輔、學生自學為主。”

    “當然,一開始這些孩子大部分肯定連字都不認識幾個,首先第一年我們的任務就是教這些孩子基礎知識。一來,可以考察這些人的接受能力,畢竟不是說一個人精神力合格,就一定能成為一個優秀的法師。二來,這段時間也能讓這些孩子打好基礎。”

    “從第二年開始,首先就是要幫這些孩子刻畫學徒級冥想法陣。接下來就是課程的劃分,比如魔法理論、實戰課、煉金學等等。一門課選擇一個老師,一個禮拜每門課就上一兩次,剩下的時間讓他們自己學習。終歸我們自己還是要修煉的不是嗎?”

    “關于法術,我覺得給他們一人選擇三次法術的機會,要是還想學習其他法術,包括以后需要使用額外的實驗材料,都必須用積分來購買,我后面會建立一個積分制度,這個積分制度的目的是讓整個學院的經濟體系處于一個良性循環的狀態,不至于讓學院始終處在入不敷出的狀態中。”

    “對了,最關鍵的一點,從學院處得到的知識不允許流傳出去,哪怕是學院的其他學生也不行,這點我會詳細記錄在契約中的。”

    ······

    隨著一條條的計劃從艾倫口中說出,安娜和多恩兩人被艾倫的才華驚呆了!

    “其實我還有建立派系的想法,畢竟有競爭才有動力,可是我們不管老師還是學生都太少了,這時候建立這個制度意義不大。哎~。”

    說了近兩個小時終于說完的艾倫,看著發愣的兩人問道:“你們聽懂了沒?”

    “有點復雜。”

    多恩裝作思考的樣子,其實他了解個鬼,除了知道艾倫貌似很厲害的樣子,就什么也沒聽懂。

    “大致是懂了,我果然沒看錯,艾倫你簡直就是天生的老師。不對,現在是院長。”安娜稱贊道。

    安娜的夸贊讓艾倫有些不好意思,這里面的許多內容都是借鑒了前世的教學制度,只不過有些地方因環境產生的差異,被艾倫進行了一部分的修改。

    不理會不懂裝懂的多恩,艾倫和安娜興致勃勃地開始討論起大綱之下的細節。

    被冷漠對待的多恩,無意間看見伯尼和凱瑟琳投來同情般的眼神,頓時感覺這個世界對他充滿無窮的惡意。

    在等待杰斯挑選第一批的學生時,艾倫繼續投入了魔文研究的大業中,安娜則帶著一群仆人開始布置整個城堡。

    此時的城堡已經不再是空空蕩蕩,一共被杰斯選出來的兩百名仆人,把城堡打掃的干干凈凈。

    這些仆人全是跟杰斯簽下終生賣身契后,被蒙上雙眼帶進迷霧森林的,而且他們這一生如果沒有意外將不再會有離開迷霧森林的機會。

    之后安娜也不對這些人做出限制,畢竟他們根本無法穿過迷霧。所以只是警告他們最好不要離開城堡,更不要進入迷霧中。

    ********。

    丹尼爾是馬其頓城的一名苦力,14歲的他長得人高馬大,因長期從事體力勞動,體格格外的健壯。

    一天,他在馬其頓城杰斯商行總部干活,剛搬完貨準備離開時,商行的一個管事伸手攔下了他,并把丹尼爾帶到商行的一個角落。

    “丹尼爾,你的妹妹身體怎么樣了?”

    這個管事丹尼爾認識,名叫福勒,這是一個和藹的長者,平時對他們這些混跡社會底層的孩子多有照顧。

    前段時間丹尼爾的妹妹感染了疾病,要不是福勒愿意預支給丹尼爾兩個月的薪水,丹尼爾的妹妹可能就已經去世了,所以丹尼爾對福勒非常感激。

    “我的妹妹恢復得很好,上次真是太謝謝您了,福勒先生。下面我一定會努力工作的。”丹尼爾感激地說道。

    福勒微笑著說:“那就好,其實我把你攔下來是有件事想問問你。”

    “福勒先生,您有什么事盡管說。”丹尼爾不知是什么事,一臉緊張道。

    “別緊張,是好事。現在有一個改變你命運的機會擺在你面前。”

    等了片刻,發現福勒看著自己而沒有下文,丹尼爾奇怪道:“福勒先生,是什么機會?”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為什么呢?”

    “是我們老板親自下令,需要尋找一批品格、心性都很優秀的孩子,我看你就很不錯,所以就來問問你。至于是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聽到能改變命運,想想小自己幾歲,全身皮包骨頭的妹妹。

    哪怕對于這件事一切未知,但丹尼爾還是鼓起勇氣詢問道:“福勒先生,我能問問我需要干多久嗎?”

    “時間啊!幾十年甚至一輩子。”

    沒多少見識的丹尼爾頓時驚呼道:“一輩······。”

    “噓~。”福勒連忙制止了丹尼爾的驚呼:“小聲點!這是秘密消息!你就算不干!也別給我傳出去!”

    福勒緊張的神色讓丹尼爾有些愧疚:“對不起!福勒先生,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一聽到這么長時間有點驚訝。”

    “我一開始聽到的時候也很驚訝,但如果你相信我,你就去試試看。只要有我的推薦,你之后不管成不成功都能拿到10金幣。”

    10金幣的誘惑對丹尼爾來說是巨大的,可想到年幼的妹妹,丹尼爾還是猶豫了:“那我妹妹怎么辦?她還小,就算有錢也沒法照顧自己啊。”

    “放心吧,只要你能通過測試,你的妹妹會被接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并有專人來照顧。”

    10金幣和改變命運,一個得利于現在,一個得利于未來。加上福勒承諾對自己妹妹的照顧。

    雙重的誘惑終于推翻了丹尼爾心中最后的猶豫:“好,福勒先生我愿意試一試!”

    見丹尼爾答應,福勒也面露喜色:“太好了,可我還是最后再跟你確認一次,一旦你開始參加測試,除非你是因為被拒絕,否則你就只能一路走下去,而不能半途退出。”

    “我明白了,只要你們能照顧好我妹妹,我愿意參加測試。”

    “那你三天后的中午再來這里,我會帶你去參加測試的。這一個金幣你先拿著,到時你可要換一套體面的衣服。”

    望著福勒遞來的金幣,丹尼爾滿臉感激的接了過來:“太謝謝您了,福勒先生,那我就先回去,三天后我一定準時趕到。”

    丹尼爾的家位于馬其頓城的貧民窟,這里沒有寬廣整潔的街道,只有布滿污水和垃圾的小巷。

    看著自家四處漏風的土房,感受著剛剛入秋的涼意,想著自己妹妹虛弱的身體,丹尼爾更加堅信自己答應福勒先生是自己這一生中做出的最正確的決定。

    只要自己妹妹今后能過得好,就是杰斯商行的人讓自己立刻去死,丹尼爾也愿意。

    緊握著人生中的第一枚金幣,丹尼爾緩緩走進家門。

    三天后一早,丹尼爾就穿著嶄新的衣服來到了杰斯商行,想著這幾天妹妹不停地嘮叨,丹尼爾就有些頭疼。

    丹尼爾的妹妹蘇珊一點也不相信有這么好的事,尤其還落到自己哥哥的頭上,一直勸說自己哥哥不要再來杰斯商行。

    可丹尼爾卻不這么認為,第一出于對福勒先生的信任,第二他不覺得自己一個窮小子有什么值得人家惦記的,甚至愿意提前給自己一枚金幣。

    所以一早,丹尼爾就趁著蘇珊還沒有睡醒,就來到了杰斯商行。

    走進杰斯商行,丹尼爾一眼就被站在前廳的福勒發現了。

    福勒推開人群,來到丹尼爾面前道:“丹尼爾,你來得真早,不過你可能要等一會兒,給你測試的人還沒有來。”

    “沒關系,我怕路上耽擱,就提前來了,我可以就站在這等。”

    “站這可不行,你跟我來吧,我們去后面坐坐,你喝點水休息一下。”

    說著,福勒便帶著丹尼爾往商行內部走去。

    福勒的態度讓丹尼爾一路惶恐,從沒被人如此客氣對待的他,一時不知該怎么回應福勒,只能選擇用沉默來對待。

    丹尼爾默默坐在杰斯商行的休息室中,隨著時間逐漸臨近中午,依舊有些惶恐的他終于等到了福勒再次出現。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