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法師艾倫 > 第八十五章 安托萬【一章3000+,減產原因年底加班】

第八十五章 安托萬【一章3000+,減產原因年底加班】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比爾,這三位是我請來的教授。他們將會在下一學年教導新的課程。這位是巴特·庫克,將教導煉金學。這位是巴澤爾·庫克,將教導附魔學。這位是艾薇兒·庫克,將教導草藥學。他們三位是親兄妹。”

    “這位是比爾大騎士,是我們學院的騎士課教授。”

    艾倫介紹道。

    “你們好!我叫比爾。”

    “你好!”

    “很高興認識你!”

    “你好!”

    四人相互客套一番。

    等幾人打完招呼,艾倫道:“我們進去吧,晚飯時間就要到了。”

    晚飯時間,主堡大殿中。

    仆人們已經開始在桌上擺放食物,艾倫帶著三人走上主桌坐了下來。

    期間安娜、多恩和比爾陸續走來,艾倫把眾人相互介紹了一番。

    突然,巴特指著樓梯口疑惑道:“這不是伯尼和凱瑟琳嗎?”

    “1級法師!”巴澤爾轉頭看向巴特所指的方向,眼神一凝道。

    凱瑟琳在幾個月前就已經成功晉級,而伯尼也在寧神藥劑的幫助下,在上個月也成功晉級為1級法師。

    “這真的是伯尼和凱瑟琳?”巴特再次露出驚訝的表情。

    “哥哥,你們在說什么?”艾薇兒問道。

    不等巴澤爾回答,伯尼和凱瑟琳已走到近前。

    伯尼一眼就認出了曾與艾倫一起救下自己兄妹的巴澤爾兩人,禮貌道:“巴澤爾叔叔、巴特叔叔,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對于兩人,凱瑟琳也難得露出善意的笑容。

    “你們兩個都成為法師了?還是1級法師?”見伯尼兩人跟自己問好,巴特終于相信了兩人的身份。

    “是的,自從那次我們分開后,我回到家發現這兩個孩子都有成為法師的潛力,就干脆收他們為學徒,跟我學習法術。”艾倫替兩人解釋道。

    “可這修煉得也太快了吧,這才兩三年的時間啊。”巴澤爾道。

    “這個稍后再解釋。現在我先把你們介紹給下面的學生。”艾倫道。

    在幾人說話間,學生們已經開始緊鑼密鼓地吃著手上的食物。

    “叮、叮、叮!”艾倫敲擊酒杯的聲音回響于大殿。

    霎時,孩子們全部放下食物,看向艾倫。

    “孩子們,今天我有幾件事要宣布。”

    “首先,你們下一學年的課程已經定下來了,并且今天我們學院又迎來了三位教授。”

    “巴澤爾法師、巴特法師和艾薇兒法師。”

    艾倫指著三人一一介紹道。

    “你們下一學年除了基礎課和騎士課外,還將增加魔法理論、魔法實戰、附魔學、煉金學和草藥學。”

    “其中魔法理論和魔法實戰是必修課,而附魔學、煉金學和草藥學是選修課。”

    “魔法理論和魔法實戰的教授分別就是我和多恩教授。”

    “至于另三門課,附魔學教授將由巴澤爾法師來擔任。”

    “煉金學教授將由巴特法師來擔任。”

    “草藥學教授將由艾薇兒法師來擔任。”

    “不過這些都是下一學年的課程,你們現在的任務還是放在基礎課和騎士課上。”

    “最后一件事就是你們將在學年結束前進行一次大考,大考成績的前三名將獲得學分獎勵。”

    “我的話說完了,孩子們,你們繼續吧。”

    艾倫沖望著他的孩子們點了點頭,便重新坐了下來。

    **********。

    安格斯城,亞當斯家族府邸門口。

    一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老人緩緩走向府邸大門。

    “站住!這里是亞當斯家族府邸!你這個乞丐趕緊離開!”門口站崗的衛兵對老人驅趕道。

    “讓開!我是安托萬!”老人抬起頭,面無表情地說道。

    “我管你是安什么萬呢!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趕緊滾!”不耐煩的衛兵已經舉起手中的武器。

    “看來我離開家族的這段時間,已經沒有人記得我了!”

    老人自嘲地笑了笑,一道火球術瞬間出現在守衛面前。

    “轟!”連驚愕的時間都沒有,對安托萬說話的衛兵直接被炸飛,在空中就化為焦炭。

    火球術殘余的力量帶著衛兵的尸體,直到撞塌了府邸側邊的圍墻才消散開來。

    門口另一名沒有說話的衛兵已經完全嚇傻,腦海中不停盤旋著“安托萬”和“法師”兩個詞。

    終于,衛兵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在家族中消失了近三年的法師安托萬。

    “安、托萬大、大人!請饒命!”衛兵立刻跪地求饒。

    “哦?你認出我來了?”安托萬饒有興趣地看著他。

    “認、認······。”

    “誰敢在亞當斯家族鬧事!”

    衛兵的話沒說完,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就從府邸內傳來。

    來人一身騎士打扮,怒氣沖沖出來的他根本就沒注意到側面的情況。

    一看見跪在地上的衛兵,頓時就大怒道:“慫貨!你身為亞當斯家族的人,竟然向敵人跪地求饒!”

    罵完衛兵,來人惡狠狠地看著安托萬,撥出腰間的長劍,對著安托萬道:“我要好好教訓你這狂徒!”

    騎士還沒起步,跪在地上的衛兵一把抱住騎士,輕聲道:“隊長,這是安托萬法師!”

    騎士腦中的記憶百轉千回,轉眼就跪在地上:“小的不、不知是安托萬法師您,請、請饒命!”

    沒理會出來搞笑的騎士,安托萬直接走進亞當斯家族的府邸。

    路過衛兵時,突然安托萬腳步一頓,道:“別告訴我,我的房間也沒了吧?”

    “沒有,沒有。您的房間一直保留著。”衛兵連忙解釋。

    安托萬點了點頭,就走進府邸。

    “剛才那聲爆炸聲是怎么回事?”看著探聽消息回來的內爾,巴德問道。

    “族長,安托萬法師回來了。”管家內爾氣喘吁吁道。

    “什么!安托萬法師回來了?確認了嗎?”巴特瞬間站了起來。

    “確認了。”

    內爾把剛才從衛兵口中得到的消息敘述了一遍。

    “這下怎么辦啊!”

    巴特一臉為難之色,焦急的在房間內來回走動。

    “族長您是在擔心班森法師的事嗎?”內爾小聲問道。

    “族長,安托萬法師要求見您。”

    沒等巴特回答內爾,仆人的聲音就從門外傳來。

    巴特思考片刻,無奈道:“快請安托萬法師進來!”

    同時示意內爾先出去。

    在內爾走出房門不久,安托萬就快步走了進來。

    一見到安托萬,巴特便熱情道:“安托萬法師能再次見到您真是太高興了!”

    “咦?跟您去的那兩名學徒呢?”巴特突然反應過來,安托萬好像是一個人回來的。

    “都死了!”安托萬語氣有些悲傷道。

    巴特聽后,驚訝道:“都死了?怎么回事?還有這兩年多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我后來又派了一批人去,結果回來跟我說那個地方什么也沒有了?”

    早在安托萬離開半年后,沒等到安托萬消息的巴特,就又派出一支以1級法師為首的隊伍。

    可當這些人費勁千辛萬苦來到目標地點時,才發現本該存在的大片遺跡竟然通通消失,只留下一塊空地。

    面對巴德一連串的問題,安托萬眼神空洞,似乎陷入了痛苦的回憶:“當初我們三人歷盡艱辛終于抵達情報中所說的地方,那地方確實跟情報記載的一樣,有一大片的遺跡。”

    “在我仔細勘探下,果真在遺跡外圍的壁畫中找到了那東西的圖案。”

    “可就在我們準備深入遺跡時,不知哪里出錯了,竟然激活了遺跡中的魔法陣。”

    “魔法陣可以讓那片遺跡與外界斷絕聯系,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尋找出路。”

    “我那兩個學徒在尋找出路的過程中,死在了遺跡里。”

    “我在遺跡中晉級為2級法師才逃了出來。”

    “遺跡中不僅有魔法陣,還有強大的生物,巨大的鋼鐵怪物。”

    “我在一個院子里找到了一株神奇的草藥,當時已經好久沒有遇到生物的我餓極了,拔出來草藥直接就吞下,誰知道我竟然因此直接就晉級為2級法師。”

    “在一個大殿中,我終于找到了那個東西,我發誓那是我最瘋狂的一次冒險,我竟然在一個二十米高的鋼鐵怪物面前,成功取得了那個東西。”

    “我的法術打在那怪物身上毫無反應。”

    “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隔絕外界的魔法陣忽然失效,我就趁機逃了出來。”

    隨著記憶中的場景一一浮現,剛坐下的安托萬全身顫抖,漸漸口中的話也語無倫次起來。

    說到最后,安托萬從戒指中取出了一個東西。

    巴德貪婪的目光迅速鎖定,不過得知安托萬已經是2級法師的巴德,心驚膽顫地瞥了一眼雙目失神的安托萬,咬咬牙伸出手就要去拿。

    但就在這時,安托萬居然恢復了神志,手中的東西一晃就消失在了巴德眼前。

    “安托萬法師,您這是?”巴德有些尷尬地收回懸在半空的手臂。

    “對了,我的兒子和兩個學徒呢?我回來這么久,怎么沒見到他們來跟我問好?”安托萬沒有回答巴德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這......。”

    見巴德面露難色,安托萬臉色大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嗎?”

    知道這事怎么也瞞不住了,巴德只好道:“法師,你的兒子和兩名學徒失蹤了。”

    “你開什么玩笑!這么大的人,說失蹤就失蹤?”

    “真的失蹤了,我派出幾批人去找,都沒找到。但我估計八成是遇害了。”

    安托萬稍稍冷靜了一點,道:“什么時候的事?”

    “就是那次去追殺殺死索爾的兇手后,就再也沒回來。”

    “有懷疑對象嗎?”

    “有,就是那個兇手和巨人傭兵團。后來我的人在白城發現那群傭兵的蹤跡,不過你也知道,白城那不是我們能動手的地方。”

    “現在我回來了,我倒要看看誰敢攔我,就算白城身后的法師組織也要掂量掂量為幾個普通人得罪我劃不劃得來。”

    說完,怒氣沖沖的安托萬就要出門。

    “等等,法師。”巴德連忙阻止。

    “怎么?”

    “那些人已經不在白城了。”

    安托萬也不說話,靜靜地等著巴德的解釋。

    巴德把自己打探到的消息說了出來,其中包括克拉倫斯和黑暗荊棘會的勾結,黑暗荊棘會襲擊艾倫,還有艾倫離開白城,下落不明的事。

    “那個叫亞斯的家伙沒死,反而我兒子和學徒不見了?”

    “克拉倫斯勾結黑暗荊棘會,并開始逐漸蠶食你的權利?”

    “那個叫艾倫的兇手擊退了黑暗荊棘會的襲擊后,下落不明?”

    安托萬連續用三個反問總結到。

    “對!而且我那不足兩歲的孩子肯定就是克拉倫斯這個小畜生害死的!”巴德哭訴道。

    “既然那個亞斯沒有回來匯報情況,那我兒子和學徒的事八成跟他也脫不了干系,事情我知道了,我會自己處理的。”

    安托萬起身就要離開,巴德連忙道:“法師,那個東西你還沒給我呢!”

    “哼!那東西我會交給家族的,但不是現在!”

    安托萬一步也沒停,片刻就消失在巴德的視線中。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