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死后五萬年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愿景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倆個人靜靜地漂浮在空中,像是激烈之后的片刻平靜,若是其中一人為另一人整理一下被山風刮亂的衣襟,恐怕先前還要生死搏殺的人又是另一副風景。

    平靜總是來的短暫,不是自己蓄意打碎,就是有外來的東西掀起漣漪。

    就像此刻的烏月,義無反顧的拿著剛剛失而復得的鋼槍指向那個靜靜立在風里看著另外一個男人的男人。

    終究,莫無忌并不是無害的,他只用了自己最不起眼的動作就撕碎了少女凌厲的攻擊。

    槍是利器,孱弱的手在它面前看起來不堪一擊,偏偏是這只看起來孱弱的手掌,抵住槍尖,沒有想象中的鮮血橫流,也沒有想象中的怨恨的斥吼,莫無忌很平靜,甚至都沒有看向烏月一眼,他的眼睛里,只有面前的這個男人。

    他在等他回答,愿意還是不愿意。

    就像是某對新人要在司儀面前莊重的起誓,有一絲期待,更多卻是平靜。

    然而這里終究不是莊重的殿堂,沒有高朋滿座,沒有祝福,只有冷冽的山風肆虐著自己的臉龐以及一桿鋼槍和一個總在不經意間浮現在心里的女孩。

    有時候,錯與對真的重要嗎?就像此時的沐冥站在莫無忌面前,他明知道自己錯了,可他還是想要錯下去。

    其實無關對與錯,他只是不想看到女孩難過。

    他說:“上輩子太平淡了,這輩子想嘗一些甜的。”

    莫無忌愕然,他想過一百一種回答,卻沒想到這種。他看了看欲殺自己而后快的少女,又看了看面前這個熟悉而陌生的好友,沐冥的眼里有光,他忽然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笑聲傳遍了整個洞靈山。

    匆匆行了五萬年,他于另外一人軀殼里面覺醒,再次相遇,他發現原來,他與沐冥終究是同一種人,只不過他愛江山,摯友愛的是美人。

    莫無忌突然而來的狂放,讓少女有些摸不著頭腦,于是她只得向另外一個男人看去,面露詢問之色。

    只是她看到了一雙熾熱的眼睛,那雙眼睛太過于熾熱,而且她也清楚的知道這目光意味著什么,只

    是她沒有辦法直視,以至于只是匆匆一眼,又迅速錯開,臉上隨之而起的還有一絲羞赧、嬌嗔。

    終于,沐冥品嘗到了那么一絲甜意,那么突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心間。

    只是此時的他怎么也想不到,此時他不顧一切想要的甜會成為他日后避之不及的苦。

    人生無常,誰又知道愛著的那個人會不會變成另外一個人?所謂天長地久的癡守大多不過是說書先生故事里面的憧憬。

    男人太容易被誘惑,女人往往又容易情傷生怨,是緣還是孽,沐冥此時看不清,烏月也看不清,往后還有糾葛的嬌縱同樣也看不清。

    懵懂的男女如同飛蛾撲火般,想要嘗嘗此時的甜。

    甜雖好,嘗多了也膩。

    莫無忌終于結束了仿佛歇斯底里的狂放,他笑的太厲害,以至于連妹妹墜下城頭時都不曾抹眼淚的他,此時眼角有了一點淚漬,很快又被山風抹掉。

    “好,好,好。”

    莫無忌一連說了三個好字,誰也不知道,他是對哪件事如此的肯定。

    只是下一秒,少年少女們紛紛繃緊了身體,就連藏在虛空中的人也顧不上隱藏身形,跳了出來。

    魔氣沖天的少年周圍圍著五個人,明明是他們圍著他,他們卻不敢越雷池一步,只因為那股沖天的魔氣,壓抑的他們說不出話來,甚至生不出想要與之為敵的勇氣。

    談崩了,自然還是要打的,既然做不成戰友,莫無忌不會天真的像沐冥那樣放他回去,與自己作對,終于,沐冥第一次在莫無忌身上感受到了那股殺意。

    第一次,他忽然覺得要殺掉莫無忌的這個計劃是多么可笑,這個男人,早就超出了他們預估的一切。

    第一時間,沐冥做出了他最準確的判斷:“逃!楚國不要了。”

    是的,楚國他不要了,他也要不了了,

    幾乎下意識間,女孩就被他扯住直接扔給抹布。

    “走!”

    所有人都聽得出那聲音里面的決然與無奈。

    布、隱衛與余生都是務實的人,下一刻,瞬間遠處。

    沐冥沒有動,所有人都走了,沒有一個人能逃的掉,更不要說把消息傳到楚王城里。

    這一刻,似乎命中注定,五萬年前糾葛了一生的人,面對面,再也沒有外人打擾。

    誰都有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人,所以余生奔向了山腳,隱衛飛向了離城的方向,抹布敲暈了掙扎不已的少女,單單沒有人想起沐冥。

    “何必呢?”莫無忌這樣說道。

    “我說我現在投降,來得及嗎?”沐冥笑了笑,他已經多久沒有說笑了。

    但笑話其本身的意義僅僅只是說笑,對于事情毫無意義。

    所以沐冥剛說完,渾身冒起了光,像血一樣的光。

    獻祭一法似乎從來都是生物的本能,像上天恩賜的一種本能,或者不能說恩賜,而是一種交易。

    上天是公平的,想要守護什么就得丟棄什么,想要收獲什么就得失去什么。

    所以沐冥得丟掉弟子歷經萬難幫他獲得的新生,莫無忌得丟掉理智,如同瘋魔。

    血光從來不是什么好看的顏色,莫無忌卻看得很認真。

    獻祭的方法,所有人都懂得,但生命的重量,誰又輕易的放的下,哪怕是些許點壽命,也不是輕而易舉就能舍棄的,因此哪怕獻祭之法人盡皆知,這樣妖異的紅色還是很少見的。

    因為活著的人,打從心底里,充滿了對死的厭惡。。

    莫無忌猩紅著眼,用僅有的理智道:“原來你是覺得值得的。”

    那聲音有一絲迷茫,有一絲惆悵,更有一絲莫名的羨慕。但這些很快都不重要了,因為這個男人最后的一點理智像是被山風澆滅了。

    洞靈山傳遍了他如同野獸般的嘶吼,驚心動魄。唯獨沐冥看向他,眼睛里有一絲悲憫。

    五萬年后,認出彼此,他變了,自己也變了。

    紅光與黑色的魔氣沖撞到一起,天都變了顏色,一團一團的烏云向這邊湊了過來,夾雜著電閃雷鳴,變天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