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魔改漫威電影宇宙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善與惡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月明星稀,烏鵲北歸。

    塔利亞在一戶人家里了解著從她離開艾歐尼亞后,這個國家究竟發生了什么,導致曾經與人為善的艾歐尼亞人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而蕭越白和凱莎,則走在村莊外面的草原上,盯著潔白的皎月,與五彩斑斕的星空,漫步在散發著幽藍色光芒的草原上。

    隨著遠處海浪的聲音越來越大,夫妻倆最后還是來到了他們白天登陸的地方。

    咸咸的海風掠過被月光染成雪白的大海,帶著無限的熱情鋪上了白色的沙灘,一身白色紗裙的凱莎,在月色下被這調皮的海風掠起了幾率她腦后那及臀的長發。

    輕抬玉指,安撫下頭頂調皮的金絲,女王這才發現,今夜的丈夫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雖然他和平時一樣,一身黑色的謹慎長擺風衣將男人的壯碩而又修長的身形凸顯,但本是堅毅的面容上似乎帶著些許的憂慮。

    此刻的蕭越白對于女王來說,更像是宇宙深空中的黑洞,吸引著自己的全部注意力和所有的目光。

    凱莎見狀不由得輕輕的來到丈夫的身邊,輕輕的抓住了蕭越白垂在兩側的右臂問道:“越白,你在想什么?”

    愛妻的呼喚成功將陷入沉思的蕭越白喚醒,看著在月色下的女王,微微的搖了搖頭示意她放心。

    然后彎下身形一屁股坐在了腳下柔軟的沙灘上,看著眼前節律性的泛起白色橫條的浪潮,蕭越白笑著說道:

    “我在想人心中的善與惡的關系!”

    “嗯!?”凱莎聞言明顯愣了一下,然后又恍然而悟,笑著在丈夫身邊的沙灘上坐下,笑著說道:“是在想白天的事情么?”

    蕭越白并沒有否認凱莎的疑問,笑著點點頭然后扭頭看向身邊的女王反問道:“你有什么想法么?”

    凱莎聞言將蓋在白裙下的雙腿卷縮起來,然后伸出雙手抱住自己的膝蓋,歪著頭看著丈夫想了想之后說道:

    “我們來的一路上,聽了塔利埡說了很多關于艾歐尼亞人的美好。并且在萊肯的時候,我覺得這里的人類和瓦斯塔亞也都相處的不錯。”

    “所以我剛開始以為,這里的人確實就像塔利埡說的那樣,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和諧共處。”

    “可今天見到了發生在我們面前的事情之后,我突然覺得這世界就是這樣,有善自然就有惡,這沒什么啊!”

    凱莎的話讓蕭越白楞了一下,然后低頭笑著搖了搖頭。

    見到丈夫在聽了自己的話之后居然擺出這樣的表情,凱莎頓時也跟著蕭越白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抓住男人的胳膊嬌嗔道:

    “你笑什么啊?我說的不對么?”

    “不是,不是!”在女王的推搡中,蕭越白趕忙一邊笑一邊搖著頭否認,夫妻倆嬉鬧了一會之后,蕭越白才正色說道:

    “親愛的,其實“有惡必然有善”這句話放到任何一個世界的任何一個國度都是對的,但是放在戰亂爆發前的艾歐尼亞卻是不對的!”

    “什么?”丈夫的話讓凱莎有些吃驚,然后想了一會才繼續連續問道:“這么說,這里在爆發戰爭之前,人人都是圣人。人人都與人為善,沒有一個作惡多端的人?”

    看著凱莎那不可思議的表情,蕭越白笑著點了點頭回道:“差不多,百分之九十九點五都是這種人吧!”

    “這么夸張么?”凱莎將上臂搭在自己的膝蓋上,臉色突然變得迷茫起來,對蕭越白問道:“可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也許這里的人是發現了精神的修養,在野蠻人的屠刀面前并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吧!所以,他們放開了心中的枷鎖!”

    這是蕭越白在凱莎話音落下后,沉思了良久才給出的答案。

    “什么枷鎖?”

    “善良的枷鎖!”

    鬼使神差的說出了這五個字之后,蕭越白的心頭也跟著豁然開朗,他突然在這一刻明白了人心中善于惡的關系。

    蕭越白突然想起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看過的一部DC的電影《蝙蝠俠之黑暗騎士》中,有一個經典的反派,那就是由希斯萊杰扮演的小丑。

    那是一個將人性善惡徹底看透的一個人,在他的眼中,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能算完全意義上的好人,也不能說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惡人。

    小丑正是因為看透了這一點,所以他才可以只需要使用一丟丟的力量,讓人將自己心中的惡念發揮到最大,并進而讓小丑的目標徹底沉淪為一個惡魔。

    而對于艾歐尼亞來說,諾克薩斯的入侵就是小丑,這場戰爭就是打破他們一直以來都堅持信仰的手段。

    一部分艾歐尼亞人在這場戰爭中見識到了另一種世界,意識到用暴力的手段去獲取物質的滿足與精神上那種短暫的高朝。

    這種他們完全沒體會過的“美好”,在他們一直堅持的信仰上撬開了一絲縫隙,并且這道縫隙也不斷越來越大。

    人們也沉淪在這種所謂的“美好”里,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如今戰爭已經結束三年了,那些已經完全陷入暴力可以帶來想要的一切的理念中的人,也已經徹底變成了他們曾經最為討厭的樣子,并且再也無法回頭。

    將這些都理清之后的蕭越白不由得唏噓的嘆了口氣,然后對著身邊的愛妻幽幽感嘆道:

    “人之初、性本惡,若沒有后天的道德束縛,天知道我們會對這個世界造成什么樣的破壞!”

    看著自家男人緊皺的眉頭,再配上剛剛那簡直可以說是憤世嫉俗的感嘆,女王不由得有些擔憂的皺起了眉頭。

    當蕭越白感覺到自己承載身后的手掌,被一個如暖玉般的玉指蓋住時,蕭越白者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話好像嚇到女王了。

    所以為了安慰自己的妻子,蕭越白趕忙反手抓住女王的玉指,然后笑嘻嘻的說道:“沒事,沒事。就當我發牢騷就好了!”

    男人的話并沒有馬上讓凱莎從擔憂中解脫出來,蕭越白見狀知道自己要趕快轉移妻子的注意力。

    所以只見他松開女王的玉指,從暗空間中召出了那把他很久都沒用過的吉他,然后對著女王溫柔的一笑。

    撥弄了幾下琴弦之后,一首悠揚的《大魚》從男人的口中飄然而出:

    “海浪無聲將夜幕深深淹沒。”

    “漫過天空盡頭的角落。”

    “大魚在夢境的縫隙里游過。”

    “凝望你沉睡的輪廓。”

    “看海天一色,聽風起云落。”

    “......”

    應景的歌詞,悠揚的曲調,夜幕下銀白色的大海和沙灘,女王也不由得被丈夫的歌聲帶入了這片初生之土的瑰麗奇景。

    一雙好似天空中皓月明亮的雙眼,不由得有些癡了的望著眼前的大海。

    ()

    搜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