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奧法紀元 > 第一卷 死者的國 第六十二章 颶風傭兵團

第一卷 死者的國 第六十二章 颶風傭兵團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看見海蛇傭兵團的團長嚇得一哆嗦的樣子,羅杰心里暗自嘀咕,“戲也該看的差不多了,看樣子確實到正主改上場的時候了。”

    圓桌那邊,為首的光頭漢子自然不曉得羅杰心里的嘟囔,他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狹長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海蛇傭兵團的幾人,不過當他的目光掃過羅杰幾人稚嫩的面容時,眸子里卻劃過幾分不可言明的殘忍。

    “小蟲子,我看你們最近長本事了呀?”

    跨步躥下桌子,光頭漢子獰笑道,“誰給你的膽子敢在老子面前搞這些小花招的?上次在我們傭兵團任務中背后使絆子的事情還沒找你算賬呢,現在又想干什么?真是傭兵里的敗類,現在,給老子滾!”

    被壯漢蛇蝎般凌厲陰翳的目光盯著,哪怕明知道這是在演戲,海蛇傭兵團的團長還是下意識地脖子一縮,嘴里支吾了半天,才色厲內荏的喊道:“布蘭登,你別血口噴人!你分明是想仗著你們颶風傭兵團的名氣來壓榨我們小傭兵團的生存空間,你們......放開我,你想干什么?!”

    眼前一花,處于看戲狀態的羅杰靈巧的向旁邊一閃,幾乎已經把身子壓在他身上的海蛇傭兵團團長卻沒這么的敏捷,霎時間就被撲上來的布蘭登頂在了大廳的木質支柱上,隨著破碎地木屑飛濺,屋頂上積年的灰塵揚下,嗆得在場的眾人咳嗽不已。

    “人渣,誰給你的勇氣這么跟我說話的?你該不會不知道,真正得罪我們颶風傭兵團的下場吧?”

    細小的黑色鱗片緩緩覆蓋了布蘭登的半邊身子,原本有些干癟地臂膀被結實的肌肉撐起,這讓他整個人頓時像極了一只人型的蜥蜴。

    與此同時,布蘭登的手掌也變換成了猙獰地爪子模樣,尖細的指甲扣在海蛇傭兵團團長的脖子上,只要輕輕一捏便能刺破他的大動脈。

    “別......別動手,我們滾,我們滾還不行嗎?”面對布蘭登毫不作假的殺氣,海蛇傭兵團的團長雙腿一軟,掙扎著哀求到。

    “呸,這次放你們一馬,別讓老子再看到你。”

    聞言,布蘭登嫌惡地松開爪子,如蒙大赦的團長趕忙手腳并用的跑開,連頭都不敢回一下,布蘭登對著海蛇傭兵團眾人狼狽離開的背影厭惡地吐了一口口水,一轉過身,便對上了羅杰醞釀許久,充滿感激的眼神。

    “布蘭登大哥,您能出手相助實在是萬分感謝。”很入戲地羅杰眼眶一紅,雖然身子還是因為恐懼而微微顫抖,還是倔犟地拉過身旁的萊恩,一起給布蘭登深深鞠了一躬,說話間語氣一度哽咽。

    “早就聽說傭兵圈子魚龍混雜,要不是海上狀況兇險,我們也不至于想要雇傭傭兵,卻沒想到哪怕想要通過傭兵公會的路子依舊這么兇險,今天要不是碰巧遇見了布蘭登大哥,恐怕我們兄弟二人加上同伴怕是都難逃一劫。”說到激動處,羅杰還不由的攬過萊恩的肩膀,安慰著同樣因慌亂而渾身發抖的‘弟弟’。

    還處在懵逼中的萊恩一邊努力擠出幾滴眼淚,配合著自己不靠譜的導師,一邊小心翼翼伏在羅杰耳畔輕聲問道,“導師,你這是在表演什么?我什么時候成你弟弟了?不是說好了不惹事的嘛。”

    “別管那么多,裝的害怕點就行了,能不能拉倒免費的勞力就看你老師我的表現了,哈哈,沒想到這個傻大個竟然還是某個黑巫師的手下,這次還真是撿到寶了。”

    蜥蜴一般狹長的豎瞳盯著眼前抱成一團的兩人,源自野獸的本能告訴布蘭登這有些不對勁的地方,面前這個小子看似怯懦,卻總給他一種隱隱間地壓迫力,那種令人窒息的感覺,甚至遠勝于賜予自己力量的那位大人,非要說的話,就像是獵物遇到了自己的天敵一般。

    “哈哈,小兄弟你太客氣了,碰上這種敗壞傭兵聲譽的人渣,即便我不出手,我相信大家也不會坐視不理的。”

    掛著半張可怖地蜥蜴臉,布蘭登故作爽朗的一笑,最終貪婪還是戰勝了本能,不論這家伙有什么古怪,他都自信自己可以隨便拿捏這瘦弱地小子。

    “不過你也可以放心,這種人渣傭兵畢竟也是少數,小兄弟你可以到維克茲大街上打聽一下,除了殺人截貨就沒有他們海蛇傭兵團不敢干的,名字早就臭大街了。”

    “到也不知道小兄弟你們一行人這是要去哪里,我對維克茲這的傭兵圈子還是挺熟悉地,別的不說,到也可以幫你們推薦個合適的傭兵團。”布蘭登眼中劃過一抹寒光,頗為‘熱心’的詢問到。

    羅杰心里一個勁兒的偷樂,卻還是用手背抹了把眼淚,支支吾吾地回答道:“這個......布蘭登大哥,不瞞你說,其實我們是來自塞浦路斯行省蒼鷺魔法學院的法師學徒,這次我們是遵從導師的委托,到灰海邊緣的一處偏僻小島上采集某種稀有的魔法材料。”

    “至于幫忙推薦傭兵團,倒也不必大哥勞神了。”耷拉著眼皮,羅杰看起來已經對這里的傭兵公會心灰意冷,不過轉頭又希翼的望著布蘭登,“不知道你們的颶風傭兵團最近有沒有任務,對于布蘭登大哥我們還是十分信任的,假如時間允許的話,我們想要雇傭你們護送我們在灰海上逛上一圈。”

    獵物上鉤了。

    布蘭登壓下心頭的激動,抓了抓自己光潔的腦殼,頗為‘為難’的說道,“到不是大哥我不想幫你們,可是小弟你也應該清楚,作為大型傭兵團,我們颶風傭兵團的雇傭價格還是挺貴的,畢竟我們傭兵團這一大幫子人還等著我養活,你們一群法師學徒恐怕付不起。”

    見還是有希望,羅杰臉色一喜,趕忙從懷里掏出一個鼓鼓地口袋,拍在了柜臺上,倉促之下,有些陳舊的口袋一下子被扯開,打磨精細的墨黑色靈魂結晶頓時滾落了一桌子,在陽光下反射出迷離的色彩,周圍頓時全是咽口水的聲音,那些分心關注這里的傭兵不由的在心中吶喊,這是多白癡的雛兒才會把這么多錢丟在柜臺上?你們不被颶風傭兵團的人陰真是天理不容。

    “咕嚕。”

    哪怕是自詡見過大風大浪的布蘭登也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眼睛中貪婪的神色越發強烈,原本就知道這些家伙是肥羊,卻沒想到富裕到這種程度,靈魂結晶這種東西,只會在某些荒廢許久的遺跡廢墟中被找到,對那些法師老爺來說從來都是供不應求的緊俏貨,往日里一枚粗制的結晶都能賣出超過十金郎爾的高價,眼前這一堆靈魂結晶可是比以前干上十票來的錢都要多呀。

    似乎察覺得到了來自周圍貪婪的視線,羅杰這才后知后覺的把滿桌子的靈魂結晶往懷里一攬,警惕的四顧,低聲對著又恢復成好大哥形象的布蘭登說到:“大哥,這里人多眼雜,你看要不我們找個別的地方私下談談?”

    “哦,對對,小兄弟說的有道理,你先把這些收起來,大哥我帶你好好逛逛維克茲,咱們邊走邊聊,別的不說,你們這些學徒說不定能從天南地北的商人那里淘換到稀有的物品呢。”

    布蘭登佯裝沉穩的點點頭,依舊難掩心中的激動,轉頭就狠狠的瞪了周圍虎視眈眈的傭兵們一眼,這些靈魂結晶無疑已經被當做了他的囊中之物,這群該死的家伙們打自己的東西的主意這怎么能行?

    當然,布蘭登這番護犢子的‘善意’舉動,奪得了羅杰更加感激的回應,一時之間,兩人熟絡的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布蘭登攬著羅杰的肩膀,各自帶上一幫同伴烏壓壓地一片就出了傭兵公會的大門。

    柜臺后,傭兵公會的辦事員一直冷眼旁觀眼前的鬧劇,直到羅杰等人跟隨著布蘭登走出了公會大門,才冷淡的招呼躲得遠遠的傭兵們繼續過來辦理業務。

    “安妮塔,你平日里不是很愛管閑事的嗎,今天怎么這么安靜。”一名留著絡腮胡子的大漢邊捏著羽毛筆填著雇傭任務的表格,一邊閑的沒事跟辦事員打趣道。

    “感冒了,嗓子疼,不想說話。”安妮塔推了推眼鏡,毫無誠意的回應道。

    見安妮塔不咸不淡的敷衍,絡腮胡子大漢自覺沒趣,大筆一揮把雇傭單子填完,便聳聳肩就去找自己那靜若寒蟬的雇主去了。

    托托即將滑下來的眼鏡,安妮塔對照著魔法晶石板冷淡的頒布著一個個任務,心中卻忍不住的嘀咕,“蒼鷺魔法學院......那可是早在三百年前就毀在奧術黃昏的浩劫中了吧,什么單純的小子,分明是個壞胚子,看起來颶風傭兵團風光了這么久,看來這次終于要吃大虧了,也好,倒也不用公會這邊動手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