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無敵小民工 > 第600章 第一批大爺到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李瞪了一眼,隨之邊拍衣服上的沙塵,邊樂呵呵的笑著說

    “行了!不要再朝自己臉上貼金了!還用腳步丈量沙漠的人,你以為自己是去拉薩布達拉宮,朝拜的信徒!你說天然氣管線,人家運行好好的,你在哪里沒事瞎溜達啥!還有我就奇了怪了,請問你在沙漠里面瞎轉悠,跟我為祖國獻石油,有啥關系?再說我們生產的是天然氣,又不是原油!你小子未免也太能東拉西扯了吧!”

    王金寶氣的翻了翻眼睛,心想他猴哥的,誰腦子有沒進水,沒事干跑到沙漠里面瞎溜達啥,雖然大家都知道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那樣的景色很美,但是旅游就是從自己待膩的地方,翻山越嶺的跑到別人呆煩的地方去,沒事找點心跳的感覺,但是哥哥我們來這里已經幾個月了,這種心跳的感覺,早已經變成了正常心跳,即便想稍微加速跳那么幾下,那也是不可能了,因為早已經厭倦了,但是大家伙都是都是在這里瞎聊打發時間,沒有必要較真,如果在這里將天聊死的話,那可就太不合時宜了,于是極其無奈的苦笑著說

    “哥們,話可不能像你這么說,先不要說我們石油人,本來就是一家人,而且天然氣也是國家清潔能源的重要組成部分,怎么在你這里就變了味,好像在問我韭菜地里的小蔥算老幾!還有你應該聽過,夢想沒有大小之分,雖然我跟你一樣,對很多藏族同胞,磕著長頭去拉薩,這種精神深深的感動,雖然管線埋在地下面,不會自己跑了,而且高壓運行,更不會有人去故意破壞,因為破壞天然氣管線,除了高壓和硫化氫電擊式死亡,跟生命開玩笑,任何意義都沒有,但是我們一步一個腳印的,查看一遍有沒有被風吹裸,露的管線,及時發現隱患!解決隱患!排除隱患!為我們的天然氣安全高效的,輸入西氣東輸大動脈,難道有錯嗎?我看你今天出去就沒好好干活,精力旺盛的沒處去,沒事做拿我開涮!”

    小李氣的原地打了個圈,隨之做了鬼臉,極其嘴苦的說

    “哥們,站著說話不腰疼也就算了!但是你說這話的時候,想過我的感受嗎?早上凍的手都不敢朝出伸,我們就早早出門,干了整整一天的活,餓的前心貼后背,實在沒辦法了,才跑回來吃飯!你可是啥話都敢說啊!請問每天出去干活的,總共就這么幾個人,如果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每次干活都想著耍奸溜滑,請問這些活留給誰敢,難道你準備幫我們干嗎?再說我今天出去沒好好干活,這會我保暖內衣都是汗,你整天到晚,鉆在被窩里上班,說這話你難道不嫌臉紅嘛!”

    王金寶異常得意的笑了笑,結果忘記自己表面上看,站在平整的地面上,但實際上他光著腳板,站在灑滿沙子的鋼板上,在他跟小李的打鬧中,仿佛腳底的一個個小紅點磨破了,那種疼不是撕心裂肺的疼,而直接是鉆心的疼,瞬間感覺額頭冷汗直冒,但是院子這么多人看著,又不能表現的太夸張,否則肯定會被笑話矯情,一個大老爺們嗲聲嗲氣的像怎么回事,于是強忍著咬了咬牙,樂呵呵的笑著說

    “哥哥,我們有一位領導人,跟一個位挑糞工人說,你挑大糞我上班,咱們都是為人民服務!這就像你現在后背的汗水,同樣都是在為祖國的事業!奉獻青春!趕快洗洗走,該喂腦袋了!”

    小李瞪了一眼,極不服氣的說

    “行了!麻煩你再不要朝自己臉上貼金了!你身上的汗水能跟我身上的汗水一樣嗎?再說你小子能不能總是這樣丟二浪當的樣子,吃飯就是吃飯,你卻非要說成喂腦袋,聽著怎么像在罵人!”

    王金寶瞅了一眼,小李臉上沙塵覆蓋下的汗痕,心里酸酸的,心想自己雖然比起他們,勞動強度確實很輕,但是經過今天的沙漠一日游,但是自己的兄弟何小剛他們整天穿梭在沙漠里,五條干線上,比起小李他們進上開關閥門,真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現在都干一天活了,加上自己在這里,像個來度假的,時間長了是都會心里不平衡,爭執下去除了讓大家心里更加的不舒服,沒有任何意義,隨之眼珠一轉樂呵呵的笑著說

    “哎呀!我知道你看我面黃肌瘦的,看起來就是不是個干活的料!但是你別忘了!世上有鱷魚的眼淚,但絕對沒有鱷魚的汗水!人如果不是身體發熱,那是絕對不會出汗的!因此你我的汗水都是貨真價實的,更是一模一樣的,因為我們錚錚鐵骨的石油漢子!哥們你說對不對啊!趕快洗洗吃飯走吧!”

    小李這時瞬間被逗笑了,拍了拍王金寶的肩膀說

    “哎!我今天才發現你小子,不光能說會道,而且還很有幽默感!不給喜劇大師當徒弟,簡直是喜劇界的一大損失!”

    王金寶見大家伙,都樂呵呵的朝活動板房走去,害怕回去自己一脫襪子,滿地的沙子也就算了,關鍵腳上那濃烈的酸爽味,直接將大家伙熏的,一個個不吃飯,最后經過大家一致研究決定,讓自己每天吃剩飯,于是點了根煙墨跡了一會,等他們朝廚房走去,才扔著劇痛一拐一拐的回到活動板房,速速的襪子一換,直接扔到外面的垃圾桶,洗洗臉淑了淑口后,先美美的喝了兩碗湯,才慢慢悠悠的站在后面等著打飯。

    王金寶熬過艱難的前十天,隨后幾天人混熟了,沒啥感覺就到換班時間,烏審旗廣廈賓館樓下,他本想直接去外面燙菜館,先好好的將自己犒勞一下,可是再一想半個月沒洗澡了,加上一個人吃飯沒意思,范雷雖然不在,上去先洗個澡,跟何小剛一塊去吃,結果剛剛來到四樓樓梯口,何小剛跟一個三十幾歲的男人,正要朝下樓,還沒等他開口,沒想到何小剛樂呵呵的來了一句

    “老劉,這是你師父王金寶!也是你們寧縣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