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江湖十大奇案 > 第七章:江湖有難八方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江湖人有江湖處。

    張小雷跟在連家班多年,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個雜工,從未接觸過連云天平日里的生活。

    江湖的層面,他也從未達到過。

    眼下連云天說要去江湖吹聲哨,讓他頗為好奇,也不知連云天說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為了盡快趕路,連云天又讓人牽來兩匹馬。

    張小雷知道這兩匹馬,這是當初在一個村子表演時,伢子從大戶人家里順來的。

    平日里,兩匹馬都歸連云天和連鶴用,馬戲團里其他人碰不得。

    連云天跳上馬,李風舞也上了馬,隨后對張小雷一伸手:“來。”

    張小雷抓住了李風舞的手,第一反應就是感覺他的手很細嫩。

    馬戲團里的男人們,手上都有厚厚的老繭,而李風舞手上卻細膩光滑,搭配著修長的手指,宛如女人的手一般。

    張小雷在心里暗暗感慨,原來李風舞算不上男子漢。

    若是男子漢,怎么能連繭子都沒有?

    他努力地往上爬,但由于一條腿不靈敏,怎么也上不去馬背。

    李風舞索性一用力,幫忙將他扯上來,等坐穩之后,兩匹馬便朝著云城而去。

    “去過茶湯館么?”騎行時,李風舞忽然問道。

    張小雷搖了搖頭,他覺得茶湯館聽著有些熟悉,這個名字似乎是在馬戲團里聽過,但也記不清是什么時候聽的。

    “走江湖的,最喜好去茶湯館……”李風舞笑道,“那是三教九流匯集的地方,幾文錢便能買一大碗茶,閑暇時分坐下來,與朋友談天說地。若是喝不慣茶,也有煨湯,有酒,有小菜。”

    張小雷想想說道:“只聽說茶館。”

    李風舞輕聲道:“茶館是普通人去的地方,各處都有茶湯館,我今日帶你去瞧瞧,也許你將來用得到。”

    三人騎行兩刻鐘,便到了云城。

    云城繁華。

    李風舞告訴張小雷,此處有一萬五千戶人家,分為陳、趙、邵三大宗族,人口足足有八九萬之多。

    三大宗族相互團結,云城周邊多是樹林,平日里陳氏、趙氏家族伐木種植,將貨物交由邵氏家族運貨去外城販賣。

    世道不太平,有不少賊寇占山為王,這邵氏家族年年流血運貨,家族里多是運鏢武師,附近走江湖的都曉得邵家大旗。

    而邵家也給江湖朋友面子,城里的茶湯館就是他們開設。

    茶湯館,與尋常茶館不同。

    尋常茶館,通常在門口掛一旗幟,上邊寫有“茶”字。

    茶湯館也掛一旗幟,上邊畫有一茶壺,并不寫字。

    李風舞帶著張小雷下了馬,與他說道:“這便是茶湯館,有些走江湖的不認字,就畫個茶壺。”

    張小雷恍然大悟,等進了館里,小二瞧見他們三位,連忙熱情道:“三位客官,是要坐下吃茶么?五文錢一碗茶。”

    連云天回答道:“茶湯館,坐下吃茶的。”

    小二又說道:“快坐,三文錢一碗茶。”

    張小雷聽不明白二人講話,李風舞就與他笑道:“這是行話,走江湖的人,有些人有頭有臉,有些人卻身無分文。茶湯館平日里做生意,收普通人五文錢一碗茶,可對待江湖人,不同的人,就是不同的錢。”

    張小雷好奇道:“怎么個不同?”

    李風舞解釋道:“你若是走街串巷賣貨物的,身上沒幾個錢,就與他說——茶湯館,給碗茶。這意思是告訴他,你沒多少錢,于是他會賣你一文錢一碗,你就站著喝,聽聽別人講話,偶爾插嘴幾句。”

    “若是你說茶湯館,坐下吃茶的。說明你有些錢,坐下來吃,坐下來聊,人家會賣你正常的價。”

    “還有一種,是說茶湯館,要個地方吃茶。說明你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那你就能得個包房,坐在里邊吃茶飲酒,無論是茶水酒錢,還是小菜的錢,都比外頭要貴。”

    張小雷聽得不解:“為什么要比外頭貴?”

    李風舞笑道:“那是給江湖朋友的送茶錢,是給江湖朋友送茶的。茶湯館多收你的錢,會用在他人身上。好比窮人一文錢一碗茶的,就是從富人的送茶錢里扣。好比說我要一包房,等結賬之后,他們會把我的名字記下來。而你來討碗一文錢的茶,你猜他們會說什么?”

    “說什么?”

    “將茶遞給你時,他們會說,騙仙李風舞請的茶,這就說明我請你喝了一碗茶。直到我多掏的錢用完,他們才會說其他人的名字。”

    “那若是沒人要包房,沒人給送茶錢呢?”

    “那他們會說老板的名字,好比這里是邵氏家族開的,他們會說是邵公請的茶。”

    張小雷恍然大悟,原來走江湖的有這么多幫襯。

    難怪總說江湖有難,八方來援。

    此時三人落座,等小二端上茶,連云天忽然中氣十足地喊道:“請朋友們吃酒,人頭五十文錢,正午開席,朋友多多益善!”

    旁邊座位的人們聽了,都是紛紛往外走去,茶湯館的小二聽見這話,連忙匆匆跑進后廚。

    李風舞告訴張小雷,這便是請江湖朋友幫忙,吹一聲哨子,請大家吃飯。

    沒過多久,就有人紛紛走進茶湯館,每當有人進來,都會喊道:“誰請的酒?”

    連云天會站起身作揖:“老頭子我。”

    雙方作揖一下,那人就會落座。

    等正午時分,茶湯館關上門,開始往桌上端酒端菜,一桌約莫有六人,人頭五十文,每桌三百文錢酒菜。

    做些什么,幾道葷菜幾道素菜,茶湯館都有分寸。

    連云天站起身,喊道:“老頭子我姓連名云天,走南闖北一馬戲團當家,今日來到云城,請各位道上的朋友幫忙。”

    李風舞用筷子敲了下碗,問道:“幫什么忙?”

    “幫我找一人,此人殺我獨子,不共戴天。他四十有五,方臉濃眉,左眼有痣,精瘦如狗,身高七尺二寸,名趙大海。”

    李風舞又敲一下碗:“有何酬謝?”

    “白銀二十兩!”

    他話音剛落,立即有人站了起來,作揖道:“對不住各位朋友,這二十兩我拿,此人我先前在碼頭見過,正要上我妹夫家船,往麥城而去。各位只顧喝酒吃菜,我去借一葉小舟,將那人追回!”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