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江湖十大奇案 > 第二十六章:歸子似童再養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連云天討食回來,遠遠就瞧見張小雷竟然擺脫了繩索背對著自己。

    他心里覺得不對,又緊接著聽見兩人吵架,還聽見張小雷說要殺李風舞,他心中大慌,連忙往前跑了幾步,大罵道:“小畜生,你敢殺他試試!”

    張小雷瞧見連云天回來,他嚇得連忙扭頭就跑。

    當他跑動起來,那條腿已經好了許多,竟是跑得不慢。

    “媽拉個巴子……”連云天氣喘吁吁地追到李風舞身旁,他冷聲問道,“怎么回事!”

    李風舞惱怒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他忽然拿出刀片割斷繩索,我要他放我離開,他不肯。我就與他吵了幾句,他竟然要動手殺我!”

    連云天沒好氣道:“屁事真多,那小子腦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呢!但無論如何,此地都不宜久留!”

    他一把扯起李風舞,忽然聞到一股騷味。

    此時他低頭一看,才瞧見李風舞的褲子濕了一大片。

    “堂堂騙仙,竟然因為這點事就嚇得尿褲子……”連云天譏笑道,“一個小崽子,把你嚇成這樣?”

    李風舞倔強道:“就因為是小崽子,做事沒分寸,所以我才害怕。若是你拿刀威脅我,我肯定不怕!”

    連云天感慨道:“那倒也是,小崽子做事沒頭沒腦,大多容易沖動。他怎么也不想想,若是殺了你,可就沒了黃金!”

    李風舞嘆氣道:“我也沒有說過分的話,只說我好歹之前幫他涂藥,他若是有良知,便救我離開。結果他為五兩黃金沒了心智,我就罵了他……”

    “你罵他什么?”

    “我罵他一點良知也沒有,就是活生生的白眼狼。還說幸好他早年被你們拐走,否則跟在自己父母身邊,他爹媽也相當于養個不孝子。”

    連云天嘖嘖道:“你是不知道,那張小雷雖然是我連家班里最不愛惹事的,可他時時刻刻都想回家與重新做人。你這樣辱罵他,他想起十年不見父母,當然心里難受。”

    李風舞冷聲道:“難受?他只是見識太短,不明白五兩黃金的意義!”

    連云天嘿嘿一笑:“也罷,反正我也不想分他那五兩。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繼續上路。”

    “可我實在是雙腿疲憊,你能背我么?”

    “你身上又騷又臭,我才不背……”連云天惱怒道,“自己走!”

    李風舞深深嘆了口氣,只好跟在連云天的身后,他好奇地問道:“你就不怕他又回來搶我么?”

    “怕?”

    連云天揚了揚手中的鞭子,說道:“你怕是不知道我這鞭子的威力,只要一下抽去,就能讓他皮開肉綻。俗話說兵器一寸長一寸強,我這鞭子如若狂雷,他怎么搶?”

    李風舞后怕道:“可別讓我再見到那小崽子,我害怕得很。”

    “瞧出來了,走!”

    連云天扯著李風舞,又是匆匆趕路。

    眼下走得越遠越好,雖然他手中的鞭子厲害,但也有要睡覺的時候。

    時間已是黃昏過后,天空與大地渲染上一片蔚藍。

    溫度涼爽了不少,水也蒸發得慢。

    李風舞褲子上的尿漬,順著鞋子滴落,在地面留下一個個腳印。

    張小雷氣喘吁吁地逃著。

    逃的方向,是那馬村。

    等進了馬村,他才終于放慢腳步,整理自己的氣息,尋找著之前的那戶人家。

    不過多久,他終于找著了。

    那瞎眼少婦,抱著孩子坐在門口。

    她的丈夫也坐在一旁的桌上,幾位朋友湊在這兒,正一起吃飯。

    他們瞧見張小雷,覺得眼生,不像是村里人,少婦的丈夫就問道:“小兄弟,你是哪個?”

    張小雷說道:“大哥千萬不要見怪,這是你媳婦么?”

    “是,怎么?”

    “我看她眼熟得很,像是同鄉人。”

    “哈?”

    少婦的丈夫納悶不已,而那少婦也是順著張小雷的聲音,轉過頭來。

    記憶,如在塵封的大門后邊。

    隨著灰塵抖落,昔日時光慢慢涌出。

    張小雷記得不深,他想不起細節。

    那曾經的記憶,斷斷續續。

    他只記得家門前有一口水井,每每夏日之時,父母總是會把西瓜丟進水井。

    撈上來的西瓜,清涼可口,很是解暑。

    在家不遠處,有位姐姐看不見東西,父親總是招呼她一起來吃。

    張小雷的記憶不深。

    他只記得那位姐姐手上有個銀鈴鐺,姐姐總是把鈴鐺隨他玩耍,發出悅耳的鈴聲。

    他看著那少婦,盯著少婦手上的銀鈴鐺,呢喃道:“這位姐姐,家門外是不是有一口水井?”

    少婦抱著孩子,回憶著說道:“是,那是塘華村唯一的井。”

    塘華村。

    簡單的三個字,卻在張小雷心中泛起漣漪。

    他又問道:“姐姐家旁是不是有一家三口,那家女人扎著辮子,喜好在衣服上繡花。”

    “是有那姐姐,原來是同鄉……”少婦笑道,“她還為我繡過,只是我看不見,但摸得著。”

    少婦的丈夫一聽,頓時樂了:“我從幾百里外討來的媳婦,竟然能在這兒遇到同鄉。小兄弟,快坐下來吃點菜,我媳婦來到這兒之后,每天孤單得很,你們聊聊家鄉的事。”

    張小雷順從地坐下,他輕聲道:“那家人我見得不多,他們最近過得如何?”

    少婦嘆氣道:“很不好,十年前他家的娃被雜技團偷了,從此郁郁寡歡。三年后,他們又生了個兒子,但那家姐姐每次做飯時,都會留一副碗筷,說哪天大兒子回來了,能一起吃頓飯。”

    鼻子的酸楚,讓張小雷有些嗚咽。

    他吸了吸鼻子,呢喃道:“被雜技團偷了么?只怕那孩子有樣學樣,也在外偷人錢財,茍延殘喘。”

    “也是,雜技團帶出的孩子,能是什么好貨色……”少婦感慨道,“前幾年還有傳聞,有個同鄉說看見了類似的雜技團,有個孩子跟那家姐姐的兒子很像,偷偷摸摸在別人村里逛。”

    “那家姐姐說什么了嗎?”

    “她說,她的孩子不會偷。”

    “如果真偷呢?”

    “她還說,如果孩子真在偷,等哪日找到了,把他領回家。到時要好似孩童那般,把他重新養大一遍。”

    “為什么?”

    “哪有為什么……”少婦摸了摸懷里孩子的腦袋,溫和道,“因為是阿爸阿媽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