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豪門霸寵100招 > 第五十六章 兩個人都是瘋子

第五十六章 兩個人都是瘋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humkxe.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HC那邊,陸錦華跟她兒子吵了起來,原因是因為付離私自派人去抓肖然一事,陸錦華并不知情,要不是有人跟她報告,她當真到現在還蒙在鼓里。

    “我三番五次告訴你,不要動他,你怎么就不聽,竟然還敢這么明目張膽地派人去抓他,你忘了他的背景嗎?現在連TAV的人都插手進來了,你還不知道收斂嗎?”

    付離一向沖動,他當然聽不了這樣的話,“他TM的去調查我的生意,現在竟然還查到我身上來了,你讓我坐以待斃?我告訴你,不可能,我付離不是這樣的人,之前白白吃了他的拳頭我忍了,但現在我就想弄死他。”

    陸錦華氣得猛拍桌子,“蠢,你知不知道這兩年為了你,大家付出多少努力,我不許你手上有人命你聽到沒有,你要永遠記得你是程旭希,不是付離。”

    “我再說一遍他已經查到我身上來了。”

    “我告訴你,就算他肖然再有本事,他也只能查到一些表面的東西,這對我們來說根本夠不成威脅,他更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你就是是付離,但是你要弄死他,你就是自尋死路,你不僅僅自尋死路,你還等于給警察制造了證據,等于讓底下的人都給你陪葬。”

    “所以呢?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嗎?”

    “忍,你必須忍。”

    付離一聽,哼笑道:“呵,我真不知道你為什么怕他,不過就是一個上豐,一個肖振豐而已,TAV怎么了,一個不懂事的丫頭能掀起什么風浪,我付離能讓她成為我的人。”

    “離兒,我再跟你說一次,那個女孩你不能碰。”

    付離甩頭,他自信還沒有他拿不下的女人。

    這也注定了他不久將來的命運。

    睡了一覺之后,肖夏微又回憶了許多事,比如昏迷前譚晶晶跟她說的話,她反反復復想著,她好像記得那天,除了說到夏叔叔,她還說到了子蕭,她記得譚晶晶說,打她的人是她哥不是子蕭。

    良久,她突然反應過來:她錯怪他了。

    原來不是他,真的不是他。

    她真的錯怪他了。

    她望著肖然,“哥,明天的早餐可以讓子蕭帶給我嗎?”她恍惚記得,她昏迷前見過他。

    肖然怔了一下,說:“我給你買。”

    他還這樣堅持,她都這么脆弱了他還這么堅持,肖夏微眼角溢出淚水,“我想見他。”她突然特別的想念他,她想跟他說句對不起。

    “他去參賽了。”肖然說。

    肖夏微搖頭,“他沒去。”

    “他去了,這么重要的比賽怎么可能沒去,我給你買,你想吃什么餡的我都給你買。”

    肖夏微繼續搖頭,“我不要,我知道他沒去,你讓他給我買好嗎?”

    “微微。”

    “哥,我真的看到他了。”

    肖然咬著牙不說話。

    肖夏微又說:“哥,拜托你,好不好。”

    一句好不好,猶如一柄無形的刀劍刺入心中。

    這一刻,他多希望自己的心是鐵做的。

    如果他的心是鐵做的,無論她說什么做什么,他只要笑著答應她就好了,可是他的心到底不是鐵做的,它有血有肉,它有知覺,它甚至敏感脆弱,只她的一句話都可以讓它疼痛不已,難受至極。

    他該拿她如何是好。

    等不到他的回應,肖夏微又說:“好嗎?”

    肖然抬起眼,說:“我跟他說。”

    “好。”

    沉默了一會,肖夏微說:“哥,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他看著她,“什么。”

    “你放過譚晶晶吧,好不好。”

    一提到譚晶晶,肖然整張臉都不好了,他站起來,直接回了兩個字:“不行。”

    “哥。”

    “我給過她機會。”

    “我原諒她了,你也原諒她吧。”

    也許是因為譚晶晶才讓自己恢復了記憶,也許是因為自己很累了,肖夏微已經沒有心思再管譚晶晶了,可對于肖然,她因為知道他的脾氣,她真怕他做出什么事來。

    “微微。”

    “哥,答應我好不好,不要再去傷害她了。”

    肖然沒有回答。

    肖夏微又說:“你可以讓她離開,就像讓她離開長華,但你真的不要傷害她了好嗎?”

    肖然依然不說話。

    “哥,我知道你都是為我好,這次,你就答應我吧,我保證以后不會跟她見面了。”

    肖然無奈,說:“我去給覃子蕭打電話。”

    覃子蕭本沒有打算去見她,因為他不想讓她知道他沒有去參賽,而且那天被撞了之后,他的手也受了傷,醫生說,有可能會影響他彈鋼琴,因為這事所有人都不開心,他也有幾天不跟人交流了,整日悶在房里不說話,可當肖然跟他說,微微很想見他,他毫不猶豫把手上的石膏拆了。

    他想見她。

    他去買了早餐,他打車去看她。

    看到覃子蕭的時候,肖夏微兩眼淚汪汪愧疚不已。

    “對不起。”她跟他道歉。

    覃子蕭看著她,心疼至極,他溫柔對她說:“微微,不用說對不起。”

    這一靠近,她才知道他的臉受了傷,她擔心問道:“你的臉怎么了。”

    覃子蕭笑說:“沒事,不小心摔的。”

    “怎么摔的。”

    “不小心摔的。”

    “子蕭。”

    “真的沒事,我就是不小心摔的,已經快好了。”

    他很慶幸,她沒有發現他異樣的手,垂著一動不動。

    可肖然看出來了。

    “覃子蕭,你瘋了。”送他回去的時候,肖然忍不住發了大火。

    覃子蕭笑說:“沒事,買了保險,養一下就好了。”他說得那樣輕松。

    肖然怒得錘了一把方向盤,“你知不知道你的手是干什么的,保險公司它賠得起嗎?”

    “干什么,好好開車。”

    肖然沒理他。

    覃子蕭岔開話題,“肖然,微微應該很快就想起來了吧。”頓了一下,又說:“其實那天我遇見的是易星,但是微微說她看到我了,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肖然突然一個緊急剎車,后面的車子一屁股就撞了上來。

    一個緩沖之后,覃子蕭按著自己的手,因為疼痛,他的眉毛已擰到一塊,“我說讓你好好開車……”

    肖然轉頭看他,“你說什么。”

    “很痛啊大哥。”

    肖然注意到覃子蕭的異樣,他趕緊搖了車窗向外丟出一張卡,然后直接開車走了。

    “先去醫院。”肖然說。

    緩了一會,覃子蕭吐出一口氣,“沒事沒事,就剛剛不小心撞到了。”

    “覃子蕭,你個瘋子,我給你打電話你不會拒絕嗎?”

    覃子蕭看著他,笑說:“你才是瘋子吧,一個短信就從美國飛回來。”

    肖然不理會他的玩笑。

    也許這兩個人本來就是瘋子吧。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